查看完整版本: 一個CD的真實經歷—玉芳的故事
頁: [1]

jiaofuah 發表於 2007-4-12 09:33 PM

一個CD的真實經歷—玉芳的故事

故事概況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玉芳從小被父親母親當女孩子養了19年,但父親母親為了玉芳上學立業,又不得不將玉芳改回男孩,玉芳成家立業後,又被社會現象拉回到女孩世界,但玉芳已經是一個中年人了,但同姐妹一樣有強烈的CD願望,最終還是加入到CD姐妹的行列。

第一章 玉芳出生

1956年7月,在中國西部的一個小鄉村陳家村的一個農家小院傳出嬰兒的啼哭聲,一戶人家正在接生孩子。母親給父親說:我們已經有三個男孩子了,這個孩子要是個女孩子多好,父親說:我也希望是個女孩子。母親終於將孩子生下了,接生婆對母親說:又是一個男孩子,但孩子長的眉青眼秀,雙眼皮,非常好看,你就當女孩子養吧,我不會對外人說。母親說:現在孩子小,先當女孩子養,長大了在說。母親對父親說:孩子就叫“玉芳”吧,父親說:行,就叫玉芳。從此父親和母親的家裡多了一個女孩子“玉芳”。孩子出生幾天後,父親給兒子起名叫陳玉芳,母親一聽就笑著說:“你給孩子起的名子好。我們從現在起對外說生的是女孩”,父親同意了。

玉芳前面有三個哥哥,母親非常想要一個女孩,因此從玉芳生下後,就按女孩子養著,從小打扮成女孩子,從開始會走路時,就讓玉芳蹲著解小便,說你是一個女孩子,不要學男孩。大約在玉芳三歲的時候,玉芳已懂事了,問母親,我為什麼同別的女孩子不一樣,長有“小牛牛”,母親說,等你長大了“牛牛”就沒有了,玉芳信意為真,從小一直同女孩子玩耍,從不同男孩玩,從小長了一幅女孩子性格。三個哥哥也一直保護這個小妹妹,直到玉芳上小學仍然是女孩子打扮,穿著花衣服,留著兩條長辮子。

從此,本為男性的陳玉芳被父母硬生生地“變”成了女孩,身上穿的用的都是女孩的用品。玉芳5歲的時候,他見自己和哥哥的生殖器官相同,就問媽媽:“哥哥也有小牛牛,我也有,我為啥是妹妹呢?”媽媽悄悄對他說:“不許對外人講,你同哥哥不一樣,以後長在就沒有了,玉芳信以為真(那個年代的孩子都比較天真,成熟的晚,懂事晚,不象現在的該子成熟的早),再也不敢提這件事。

玉芳從小當女孩子養著,父親、母親、哥哥都讓著她,60年年代生活非常緊張,全家都無有吃的,但母親總是想法讓玉芳吃好,玉芳從小長的聰明秀麗,全家人對玉芳都很愛護,街坊鄰居都很喜歡玉芳,玉芳就在一個這樣的環境中長大了。1963年玉芳要上小學了,父親對母親說,將玉芳改回男孩子上學,母親不同意,說玉芳從小都是女孩子裝扮,街坊鄰居都知道玉芳是女孩子,再說小學校長是玉芳的二叔,給她二叔說明就行了。父親無法,只好找到玉芳的二叔,講明原因,二叔也是從小看著玉芳長大的,也非常喜歡玉芳,就說讓玉芳先以女孩子身份上學吧,等長大一點了在改回男裝。由於玉芳的小學在一個小山村,從小一塊玩耍的孩子都以為玉芳是女孩子,也無在意玉芳是男是女,因此玉芳就以女孩子的身份上了小學。




第二章 小學時代

玉芳開始讀小學一年級,媽媽把他的一頭秀發扎了一對長長的發辮並系上紅頭繩,給玉穿上漂亮的衣服,叮囑他在學校要與女孩子在一起玩耍,上廁所千萬要蹲下,不能讓人看見小牛牛……

由於玉芳的二叔是小學校長,就特意給玉芳的班主任老師作了交代,班主任老師也非常喜歡玉芳,為玉芳能夠平穩的上小學典定了基礎。

玉芳是一聰明的孩子,年年學習成績都名列前矛,班裡的男同學、女同學對玉芳都很好,但玉芳只同女同學玩耍,同學們也都沒有發現玉芳是一個男孩。

由於學校的廁所是用磚牆隔開的,玉芳從小又是蹲著解小便,因此玉芳在學校一直上女廁所,也不讓別人看見,因此同學們沒有發是男孩。

玉芳上到小學二年級的時候,也感到自己同別的女孩子不一樣,回家又一次問母親,說我怎麼同別的女孩子不一樣,別的女孩子沒有長牛牛,我為什麼有。母親告訴芳兒,別的女孩子還沒有長出來,以後不要同她們比,也不要讓別的女孩子看你的牛牛。你上廁所時不要同別的女孩子一快去,一定要等到別的女孩子上完你在去,以後放學後不要在外面玩耍,要快回家,如不聽我的話,我以後就不給你做新衣服了。

  聽話的玉芳在學校果真時時注意自己的行為,每當下課上廁所,他總是等女同學全部出來後才像做賊一樣上廁所,好幾次上課鈴響了,他還在廁所裡。年幼的玉芳不知道,這一“瞞”會給自己帶來什麼?由於是男孩子,在學校的體育活動中如踢毽子、跳繩、打籃球等玉芳樣樣在行,在女孩中他當然是出類拔萃。凡有男孩子欺負女孩,他會挺身而出,俨然成了女孩中的“大姐大”。加之他天資聰明,長的個子高,漂亮好看,活潑可愛,成績優秀,他因而更得老師喜歡,同學尊敬。

由於玉芳是生長在一個貧窮落後的小山村,人們的社會知識較少,玉芳只是一個小孩子,也不知道更多的道理,認為自己就是女孩子了。

玉芳上到小學四年級時候,基本上就懂事了,已經覺察到自己不是女孩子,自己的確是男孩子。這時的玉芳已經從著裝、打扮、走路、玩耍、心情上都已是女孩子化了。玉芳已長到1.5米高的個子,她的頭發特別好,長的又密又長,留著兩條又長又粗的大辨子,比一般女孩子的辨子都好,令好多女孩子的羨慕,這時候的她已經習慣女孩子生活了。玉芳感到自己的確應是女孩子,既然母親將自己按女孩子養,全家也同意,自己就是女孩子。

隨著玉芳慢慢長大,父親給母親說,玉芳既然是男孩子,現在孩子已大了,不能在按女孩子養了,母親說也是,慢慢給玉芳作工作,讓玉芳改回男孩子吧。母親利用機會側面的給麗芳講,女孩子不好,你還是當玉孩子吧。讓她將頭發剪了,穿上哥哥的衣服上學去(因玉芳無男裝),但玉芳已經喜歡穿花衣服,留長辮子,喜歡打扮自己,不願當男孩子,更不願穿男孩子的衣服,因為她的心理已經女性化了。母親無法,也只好由著玉芳去吧,過一年算一年。

這時全家人都在為玉芳升中學難住了,因為玉芳的小鄉村無有中學,必須到縣城去上中學,玉芳以一個女孩子去上學是不行的,當時在玉芳的家鄉,人們的觀念沒有開放,現在人們不知道玉芳是男孩子,鄉親還喜歡麗芳,一但知道玉芳是男孩子,後果就可想了。

玉芳在小學時,因二叔是校長,當時將玉芳的性別填寫為女孩。現在報名填表的性別怎麼辦,難住了全家人,這時母親對父親說,你還是找在公社當革委會副主任的二叔想辦法(二叔已經從小學校長升為人民公社的革委會副主任),父親找到二叔後,將玉芳升中學不能繼續在裝扮成女孩子,不能在用女孩性別的來由說了一遍,讓二叔給想辦法。因二叔在公社是領導,二叔說這事好辦,當時玉芳是農村戶口,本來就在公社管理著,二叔將管理戶口的干部叫來安排了一下就改過來了,他又將小學校長找來(校長也是二叔提起來的),讓將玉芳在學校各種檔案的性別改為男孩,校長順利的答應了。

前面的事情都辦完了,父母親又商量怎麼給玉芳講,因母親在以前給玉芳講過,玉芳不同意,母親又喜歡玉芳現在的樣子,因玉芳學習成績好,三個哥哥都比不上,父母親都希望玉芳繼續上學,只有讓母親在做玉芳的工作。

母親利用機會對玉芳講,你本來是男孩子,由於母親已生了你三個哥哥,一心盼望生一個女孩子,但你生下後又是男孩,母親將你當女孩子養著,現在為了你上中學,只得讓你在改回男孩子。玉芳聽了堅決不同意,說我是女孩子,已經習慣女孩子生活了,不當男孩,我上中學就以女孩子去上。母親說:玉芳你已經長大了,不是小孩子了,在外面怎麼樣生活都不方便,如讓外人知道要議論你的。玉芳說,我現說話走路都是女孩子,同學都知道我是女孩子,我就以女孩子上中學。父母無法也只好這樣了,等上高中時在改回男孩,父親又找到二叔說,玉芳不同意改回男孩,等上高中時在說,因此玉芳是以女孩子上完初中的。


第三章 同學少年


 1970年,玉芳以優異的成績考入縣城中學。一年內,他的成績再登全年級榜首,並被同學推舉為班長和學生會主席。而天生愛好體育活動的他,在每次體育比賽中都成為明星,得到了女生和男生的陣陣喝彩。正因如此,他成了一些男生的追求對象。好幾次,他都收到高年級男生寫的求愛信,他每次都回信嚴辭拒絕。由此,許多男生私下授予他“冷美人”的稱號,但在他的心中,卻苦澀。

他因為是“女娃”,自然與女同學住一個寢室,這使得他很是為難。女生們睡覺、更衣毫不顧忌,他時常為此尴尬不已。但時間一長玉芳也就習慣了,母親為了不使玉芳被別的女孩子發現是男孩子,為玉芳做了一個非常緊的女式內褲,將玉芳的小牛牛壓在下面,下身看起來平平的,別的女孩子也從未發現過(那時學生基本上不在學校洗澡,除上廁所外,很難讓人發現下身)。

在寢室裡,與他最要好的同學是雪梅,雪梅的家在城裡,屬於城市孩子。玉芳想將自己真實身份告訴雪梅,但又未說出口。又一次雪梅見玉芳郁郁不樂,忙問他發生了什麼事,他頭腦一片空白,呆愣愣地默不作聲,雪梅慌了,忙用手摸他的額頭:“玉芳姐(玉芳大雪梅半歲),你額頭發燒,是不是病了?要不我給你找醫生?”玉芳拉過她的手,說:“雪梅妹我沒病,你知不知道我是一個……”話說到這裡,他戛然而止:他自進入初中以來,就一直和雪梅同睡一張上下床,他睡上鋪,雪梅睡下鋪。冬天的日子,他們就合並被蓋一起睡,他們之間達到衣褲不分你我的地步,玉芳本想將自己男扮女裝的苦惱告訴給她,話一出口,他就急忙打住:若將這件事的實情吐出來,老師、同學會不會認為他們之間有過不可告人的事呢?這樣,會給自己和好友雙方造成什麼樣的傷害?事到如今,也只能繼續瞞下去了。雪梅見他欲言又止,忙問:“玉芳姐,你難道不相信我嗎?你有什麼為難的事,小妹我一定給你去辦!”玉芳心猛然湧出一股激流,覺得雪梅是世界上最美麗的女子。他眼睛定定地盯著雪梅,聲音顫抖地說:“雪梅妹,倘若我是一個男孩,我一定會娶你……” 雪梅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不好意思地說:“玉芳姐,你說什麼呀?”她頓了頓,似乎明白了什麼,立刻拍手掌跳起來:“哦,我知道了!知道了!”玉芳以為雪梅知道了他男扮女裝的秘密,大吃了一驚,慌忙問:“你知道了什麼?” 雪梅嘻嘻一笑:“玉芳姐,你怕了吧,你說說,你的‘那個’是誰?你是不是失戀了?”虛驚一場!玉芳故意嗔怪說:“誰失戀了,不許胡說!”青春期萌動的玉芳已經清楚地意識到了自己的“男性”身份,他不由得想起以後怎麼辦?

  從此,玉芳與雪梅的友誼更加深厚,他們總是形影不離。一次雪梅請假3天未來上課,玉芳就好像失去了什麼,時時企盼著雪梅早日到校。

  冬去春來,雪梅的學習成績直線上升,由年級第14名上升到第6名,這期間玉芳給了她很大的幫助,因為玉芳已把雪梅當作了自己心目中最親近的人,只有雪梅才能排遣父母給他心靈中投下的陰影。休息之際,玉芳有意講解梁山伯與祝英台淒美的愛情故事,講到動人處,他就問雪梅:“倘若我就是那個祝英台,你會不會像梁山伯那樣傻?” 雪梅嫣然一笑,“我才不那麼傻呢!如果我是梁山伯,我早就知道祝英台是個女的。”玉芳不便明說,只是淡淡地苦笑了事。玉芳就在這樣的環境中上完了初中,又在這樣的環境中上完了高中。

  1976年畢業高考前夕,雪梅在上課時忽然對小芳說:“哎喲,我肚子好痛……”玉芳迅速報告老師並將她送進醫院。原來她患的是急性闌尾炎。住院期間,玉芳抽休息時間去醫院看她,給她端水喂藥,安慰她安心養病。晚上,又整夜陪她,給她講故事,講學校發生的新聞。康復期間,又輔導雪梅被耽誤的課程,高考前的一個月,他們相互鼓勵,相互幫助,情同手足。

  等待錄取的日子裡,玉芳邀請雪梅去他家作客,從來沒見過農村風景的雪梅像發現了新大陸,一玩就是一個星期。他們一起去清翠蔥籠的山間樹林中散步,一起在松軟的落葉上玩耍,笑聲回蕩在山谷。麗芳不免觸景生情:“大自然好美,我多渴望回歸自然。”

  玉芳終究沒有勇氣道出真相,但他心中卻有著無限的淒楚。1976年8月,玉芳接到廣州某大學的錄取通知,他欣喜地去找家住市區的雪梅,此時雪梅恰好也接到北京某大學的錄取通知書,二人雙雙沉浸在喜悅之中,但同時又傷心落淚,為什麼沒有錄取在一個學校(那時人們還不會送禮、走後門)。玉芳欣喜中卻隱隱有一種淒涼的感覺,他與雪梅同桌、同寢室了六年整,盡管他們還不是戀愛,但這段友誼卻使難以割捨,他多想在分別之際向最親密的朋友說出真相。雪梅做夢也沒有想到,與自己同寢室六年的好友是一個男兒身。她只覺得,玉芳說話怪異,多愁善感,對朋友特別是對她特別特別的好,這份友情,她永遠也不會忘記。

  離別雪梅,玉芳想,在男扮女裝的19年中不敢“驗明正身”;他在自己生活的19年中竟沒有人發現或揭露他不是一個女孩!19年多麼漫長的日子,他要到外地上學去了,雖然他很喜歡當女孩子,能穿花衣花裙,但他要上學,他不能再以假亂真,他只能改回男孩子的面目!玉芳的二叔這時已是縣上的領導干部了,玉芳父親又找到二弟想辦法,二弟通過有關關系在高招辦將玉芳登記表上的性別改為男孩,玉芳從此就以男孩的身份上大學去了。

第四章 回歸自然

玉芳到學校後第一個就是給雪梅寫信,告訴她19年的真相,不久,雪梅收到了玉芳的來信,當她打開信後,眉頭就越蹙越緊:你好個玉芳姐,過去左一個梁山伯與祝英台,右一個梁山伯與祝英台,現在又來編故事诓我。於是提筆回信:“玉芳姐,你是怎麼搞的,你怎麼能陷入虛構的故事不能自拔呢?我鄭重地奉勸你:我們不搞***……”接到這封回信,玉芳哭笑不得,看來雪梅認定他在搞***,於是再次寫信,申明自己是男兒身,還回憶他們之間的美好情誼等。雪梅仍不相信那是事實,回信說:“既然你男性,為什麼與我同床共枕幾年都沒有半點男人的影子?你不要再編故事了好不好?”玉芳簡直無計可施了,決定再寫最後一次信給雪梅。半月後,玉芳接到的信令他大吃一驚,整篇紙只有3個字:“神經病!”

  最好的朋友也不相信自己是男兒這個事實,讓玉芳十分痛苦。從此他與雪梅斷了聯系……

  1979年春節,寒假回家的玉芳已經是一個男兒身份,盡管這其中包含了太多的故事。他與父母已及大家都不再提那段往事。玉芳決定和母親一道去縣城裡去玩玩,順便散散心。

  當玉芳和母親在一個商場裡采購年貨的時候,他看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雪梅。他的心一下子緊了起來,要不要打招呼呢?一想起往事不禁讓他無地自容……此時,雪梅也看到了玉芳,望著這一身男兒打扮的“女友”,她不禁呆住了:“難道這一切都是真的?”

  玉芳的母親也發現了雪梅,連忙將兒子拉了過去,兩個好朋友又站在了一塊。經過玉芳母親的再三解釋後,雪梅不禁潸然淚下:“真的,我……好傻,六……六年中我也沒發現……”。但此時的雪梅在大學已有男朋友,她們打算畢業後分配在一塊,玉芳告訴雪梅說自己也已經有女朋友(實際上並沒有),讓她不要傷心,以後兩人作為好朋友吧。從此玉芳又同雪梅建立了聯系,兩人親如兄妹(又親如姐妹),玉芳稱雪梅為雪妹,雪梅稱玉芳為芳哥。


第五章 成家立業

四年的大學生活很快就過去了,畢業分配時,玉芳分配到北方的一個大企業工作。而雪梅被分到南方一個地方政府部門(雪梅的男朋友是南方人),工作後由於兩人的工作都很忙碌,通信少了,見面機會更少了,雪梅同她的同學成了家,玉芳也在自己單位同一位白衣天使成了家,兩兄妹的家庭都很幸福。
玉芳在單位從使經濟管理工作,由於工作環境發生了變化,玉芳就一心一意的將全部精力放在工作上,由於玉芳工作出眾,業務職稱很快由助理工程師升到工程師、高級工程師;行政職務由副科長升為科長,又升到七品官。從此玉芳的工作環境有了很大的改變,有了自己獨立的辦公室。
改革開放後,我國的文藝舞台、電影、電視出現了不少演員男扮女裝,秀麗的打扮,唱歌、跳舞等,從新聞中看到男孩變性當女孩,特別是金星為了藝術變性後,玉芳很是興奮,又想到了童年時代。
玉芳本來就內向,又勾起了對女性服裝和女孩子的打扮想往,使玉芳心裡很不平靜,感到我為什麼生來是一個男人,而不是一個女人呢?我天生應該是一個女人,不應該成為一個男人,但已經到了這一步,已經成了家,事業上也有了進步,我只能是一個男人,我不能丟掉工作、事業去變性當女人。但是愛好女裝、和男扮女裝的念頭就在玉芳的心裡產生了,又打破了玉芳平靜的生活,又換發了玉芳19年女孩子裝扮的想往。玉芳結婚後生了一個女兒,一家三口人生活和睦,本來玉芳的一生就這樣了。但由於玉芳煥發了19年女孩子的裝扮,心裡總覺得自己應該女孩,應該穿花衣服,穿花裙子。
1992年玉芳去南方公出,前往某市看往同學雪梅,這時雪梅也是副處級干部,她的老公已是副廳級干部,玉芳也是第一次見到她的老公。雪梅熱情的接待了玉芳,在談話中雪梅無意中講到玉芳中學時代男扮女裝上學的故事,雪梅老公聽了很興奮,當即說:雪梅將你的衣服在家裡給玉芳穿上,在化一點裝我看看你當年的姐姐扮成女裝漂亮不。雪梅也有此意,就將玉芳拉到化裝台化上裝,並將她的內衣、各種衣裙給玉穿上,她的老公說玉芳穿上女裝還真好看,當即用相機拍照,玉芳也很興奮,在她同學建議下玉芳穿了二天女裝,一塊上街買菜、上公園玩,玉又芳愉快的在同學家裡度過了二天。
由玉芳在單位也是一個領導,一切行動不能出格。在家是一個好丈夫、好父親,喜歡女裝的愛好也不能讓妻子和女兒知道,因此只能將全部精力放在工作上。




第六章 重煥CD夢

2000年,玉芳在上網時無意中發現了夏世蓮小姐客棧主頁,高興的三天未睡著覺,整天查看夏姐主頁,同姐妹們聊天。有的姐妹談到怎麼樣變裝,學女人走路、怎麼樣是自己的**變大等,玉芳看了後感到,變裝、學女人走路不成問題,但如何能使自己的**變大很難,因為吃藥會影響性生活,玉芳就到藥店去咨詢,藥店的人建議用外用豐乳藥,既不影響性生活,又能使**變大。
玉芳開始用外用豐乳藥每天二次擦自己的**,一個星期後,玉芳的**真的變大了,裡面起了硬快,就象13-15歲女孩子的**差不多,這時玉芳的夫人說,你的**最近怎麼長的這麼大了,你好象已經女性化了,嚇得玉芳又不敢擦了。過了一個星期**又下去了,使玉芳又惋惜後悔,玉芳又開始偷偷的繼續擦豐乳藥,這次玉芳是擦幾天停幾天,既能是**慢慢變大,又不能讓夫人注意。
經過一個多月的擦藥,玉芳 戴乳罩 裡面都不用墊其它東西就很高了,這樣一來冬天還好辦,夏天就不好辦了,麗芳只得在夏天也穿著深色衣服。
由於玉芳在單位是一個領導,無法自己去買女裝衣服,就將自己的想法打電話講給同學雪梅,雪梅 說這好辦,你到我這裡來我給你買,玉芳只得以出公差的名義去南方同學處,因為男人普遍較胖,買衣服必須要試,雪梅又將玉芳化了裝穿上女裝一同上商場去買衣服。玉芳同雪梅外出時在人多的地方盡量不說話,在商場都由雪梅同服務小姐講,由於二人都穿的比較華麗,服務小姐特別熱情和客氣,主動的介紹各種漂亮的內衣,雪梅將女式內衣到外衣、裙裝都有讓玉芳試穿,並親自給玉芳帶戴乳罩試大小,最後買了四套內衣,二套外衣,一條連衣裙,一條吊帶裙,一套套裙,兩頂假發,一雙皮鞋。還買了化裝品、打了耳洞,帶上耳環,從裡到外完全將玉芳打扮成一個少婦。雪梅看玉芳穿上女裝基本上無男人的影子,高興的說咱們二人去旅游,玉芳也有意去只是不好說,既然有雪梅在一塊也不怕穿幫,玉芳穿著女裝同雪梅一塊到深圳、珠海、海南、桂林等地旅游,只是座汽車、火車、輪船,不敢座飛機,因身份證是男子,無法過安檢。玉芳在同學處愉快的度過了半個月。
玉芳回到單位後,將購買的衣服、照的相片等都鎖在辦公室的櫃子,從不敢帶回家,一個人經常在晚上或節假日拿出來變裝欣賞,圓自己的CD夢。...<div class='locked'><em>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a href='member.php?mod=register'>註冊</a> 或 <a href='javascript:;' onclick="lsSubmit()">登入會員</a></em></div><div></div>

jiaofuah 發表於 2007-4-12 09:34 PM

第七章 外出聚會

玉芳雖然變裝的條件比較優越,但無法展現自己,終於在網上等到了機會。2003年初春,CD姐妹組織了幾次姐妹聚會,玉芳參加了二次聚會。
第一次聚會時,玉芳不敢讓司機駕車前去,而是自己親自開車前往,由於心情迫切和高興,玉芳第一個到了聚會地等待其他姐妹,大部分姐妹都是第一次在一塊兒聚會,到後都很高興,雖然是第一次見面,但好象又是老朋友一樣。過去只是在網上見面,而這次都是面對面的見面,相互談論自己的變裝方法和感想,姐妹們雖然來自全國各地,而在一塊兒有共同的語言,在一塊兒變裝,玩耍比任何時候都開心。
玉芳雖然拍照了不少女裝照片,都是和同學在一塊照的,從化裝到照相要同影樓比還是有差距。玉芳一直想在影樓照一次相片,但自己從不敢去,這次在姐妹的陪同下,玉芳大膽的走進了婚紗影樓,拍攝了婚紗、晚裝、裙裝及其它女裝照片。在影樓從化裝到拍攝,被化裝師、攝影師口口聲聲的稱為小姐心裡特別高興。由於在影樓照相的人除姐妹們外,還有其他人,有男、有女、還有小孩,在拍攝過程中不少外人在看姐妹們男扮女裝照相,而且還在議論,但玉芳這次是放開膽量聽從化裝師、攝影師的指揮,在拍攝的8個小時中,玉芳穿著婚紗和各種女裝在公眾場所度過了多年來的女人夢。由於玉芳工作較忙,後來再也未抽出時間去拍攝女裝照。
第二次聚會時,由於玉芳工作忙去的晚,沒有再照相,而是倍同姐妹們變裝後到公園去玩耍,由於男人變裝後從形象上同女人無有太大的差別,但走出房間到公眾場合去,總是同真正的女人是有差別的,在公園的不少外人總是對這群姐妹們注意,但姐妹們也不在意外人說什麼,大膽的在一塊玩耍取笑,度過了愉快的一天。
這次聚會分手後,玉芳由於工作關系,再也未參加姐妹們的聚會,只是在網上聚會。



第八章 江南園夢

2004年麗芳在網上又發現了“CD經典反串攝影工作室、雨柔反串藝術攝影工作室”,多次想前往拍照,但都由於工作和家裡走不開一直未成行,2005年麗芳實在檔不住“CD經典反串攝影工作室、雨柔反串藝術攝影工作室”網站上姐妹們美麗的相片的誘導,決心一定要去拍照。
麗芳終於等來了要到上海開會千載難逢的機會,麗芳終於高興起來了,決心一定要利用好這次機會園自己的夢想。為了先到蘇州拍照,麗芳按會議時間提前三天離開家。並在一星期前就提前買好了前往蘇州的軟臥車票,首先電話通知泓霞已買好車票等待動身。
2006年4月麗芳懷著迫切的心情上了南去的火車,於第二天早上列車平穩的停在了蘇州車站,麗芳懷著激動心情走下列車,打的來到了“CD經典反串攝影工作室”,
麗芳輕輕的按響了門玲,‘泓霞妹妹’開了門,麗芳第一次見到了端裝秀麗的蘇州美女泓霞。雖然麗芳同泓霞妹是第一次見面,但有一種交往已久的老朋友的感覺,麗芳同泓霞簡單的相互問候了幾句後,泓霞就讓麗芳洗澡,先洗去麗芳旅途中的灰塵。洗完後泓霞給麗芳從裡到外換上女裝坐在化裝台前開始了化裝。泓霞給麗芳一邊化裝一邊同麗芳交談多年的CD感受,在輕松的壯態下麗芳由一名年到半百的男人變成年輕美麗的少婦,泓霞為麗芳戴上假發並盤起頭發,麗芳發現自己年輕二十歲。在輕松愉快氣氛下開始了室內拍照,泓霞為麗芳不斷的改變發型,換著各種女裝(婚紗、禮服、旗袍、裙裝等),變換著各種姿勢,泓霞一口一個麗芳姐,使麗芳感到自己就是一個女人。從化裝到拍完室內照整整用了一天時間,雖然拍照很累,但麗芳心裡很高興,也就不知道累了,而且感到很輕松。
晚上麗芳穿著旗袍上網、看電視,拿著自己的錄象機為自己拍攝錄象,晚上帶著女裝休息感覺特好,麗芳高興的度過了第一天的女裝生活。
第二天上午,泓霞又給麗芳從新化裝,穿上漂亮的女裝,坐上泓霞的紅色小車,由泓霞親自開車前往蘇州風景區游覽並拍照,雖然是星期二,但游人仍然不少,泓霞告訴麗芳,出門大膽一點,不要怕別人看。麗芳在蘇州是人生地不熟,也不怕別人看或議論,因此也就膽量大了,在風景區走一路拍照一路。在美麗的風景區泓霞為麗芳換上漂亮的旗袍、禮服、裙裝進行拍照。拍攝過程中有不少過往的汽車司機和行人在看麗芳拍照,因為麗芳拍照的服裝太亮麗了,難免引起司機和行人的注意,越是行人看麗芳拍照,麗芳從心裡更高興,證明自己變裝成功了。在蘇州二天時間,給麗芳留下了美好的回憶,也園了麗芳多年來想穿女裝外出的夢。


第九章 金陵再園夢

麗芳在上海開會期間,每天晚上在手提電腦上觀看自己的美女照片,同室的會友問,看誰的相片,我說是我夫人的相片,他說你們兩口子怎麼長得這麼象,我說我們是姑表近親結婚,因此我們兩口子長得就象嗎。由於擋不住女裝的誘惑,我又給雨柔妹妹打了電話約定了時間,再一次要園我的女裝夢。
上海會議結束後,又坐火車急忙來到雨柔CD反串攝影工作室,度過了愉快的三天。麗芳來到雨柔CD反串攝影工作室後,第一眼看到雨柔妹妹和他的夫人憐玉妹妹,雨柔妹妹穿著女裝接待了麗芳,雨柔和憐玉二位妹妹很熱情,告訴麗芳來到這裡就等於到CD姐妹的家了,麗芳雖然第一次見到雨柔和憐玉,但好象是見了多年的老朋友,老姐妹一樣,給麗芳一種親切感。由於麗芳從上海坐火車來到下車後心急,還未吃中午飯就到雨柔CD反串攝影工作室,憐玉妹妹知道後馬上給麗芳做飯,麗芳吃完後,憐玉就給麗芳換上女裝並開始化裝。經過一個半小時的化裝,年已半百的麗芳又一次被化裝成一名年輕漂亮的少婦,是麗芳激動又感動。
雨柔負責攝影拍照,他的夫人憐玉負責化裝和指導麗芳做拍照的姿勢。第一天主要拍室內照,憐玉不斷的為麗芳換發型和衣服,雨柔拿著相機拍照。拍照結束後,麗芳穿著一套漂亮的女裝同雨柔交流CD經驗,並上網同姐妹們交流,度過了愉快的白天。
晚上麗芳穿著女裝和高跟鞋在雨柔和憐玉的陪同下前往CD酒巴玩耍,酒巴裡有CD姐妹,也有***,麗芳同雨柔和憐玉一邊喝著酒,一邊看著變裝表演,酒巴的主持小姐也是一名變裝男孩叫阿月,她不斷的到麗芳的座位上來同雨柔和憐玉談笑風生,並認識了麗芳並提出要交朋友,她拉著麗芳的手說:你才是我要的朋友。等阿月上台主持節目時,麗芳向雨柔和憐玉問酒巴的情況,雨柔和憐玉說:她們同酒巴老板、演員都很熟,因為經常要帶姐妹們來玩,慢慢的同老板、演員就熟了,在這裡玩是非常愉快的和安全的。看完演出麗芳同雨柔和憐玉要走時,阿月將麗芳送到大門口,並說你下一次一定再來,麗芳第一次穿著女裝享受著城市的夜生活。這是麗芳第一次變裝外出參加活動,開始還很緊張,但隨著酒巴歡樂的氣氛,麗芳也就不在緊張了,也又說又笑的度過了一個晚上。
第二天上午,憐玉又從新給麗芳化了一個談裝,穿了一套裙裝和高跟鞋,又帶了一套裙裝和二頂假發,由雨柔開車憐玉陪同前往玄武湖公園游玩並拍照。玄武湖公園距火車站很近,游人很多,但麗芳膽量較大,一邊在公園行走,一邊拍照,由於麗芳穿的裙裝比較亮麗,不斷的有人看麗芳拍照,由於有雨柔和憐玉的陪同,麗芳放著膽量大膽的游玩和拍照,有時專門到人多的地方去。在公園拍了一部分後,麗芳提出到大街上去拍照,雨柔開著車,麗芳在憐玉的陪同下來到了省政府門前,麗芳提出在省政府門前拍照,雨柔將車仃下,給麗芳拍照,憐玉同麗芳開玩笑的說,麗芳姐你好大膽,穿著女裝在省政府門前照相,麗芳愉快的笑了。雨柔和憐玉對麗芳說,你是第一個白天在大街上拍照的。晚上麗芳帶著女裝愉快的上網,學習女人走路,度過了一個美好的夜晚。
第三天,由於麗芳晚上才上火車,白天還有一位姐妹來拍照,雨柔和憐玉征求了這位姐妹意見後,這位姐妹也想同麗芳交流CD經驗,因此麗芳繼續穿著女裝在工作室同雨柔和憐玉還有這位姐妹一塊玩了一天。雨柔和憐玉給這位姐妹化裝拍照,麗芳在裡屋上網同網上姐妹交流經驗,在拍照的空閒時間裡,憐玉給麗芳教學女步、教學跳舞等女孩子的動作和減肥美體的經驗,麗芳愉快的又度過了一天。晚上麗芳依依不捨的打的離開了雨柔和憐玉的工作室上火車坐著軟臥回家了,在火車軟席臥鋪上,麗芳久久不能入睡,回想著在江南度過了兩個星期,給麗芳留下了美好的回憶。


TO BE CONTINUED(待續)...<div class='locked'><em>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a href='member.php?mod=register'>註冊</a> 或 <a href='javascript:;' onclick="lsSubmit()">登入會員</a></em></div><br><br><br><br><br><div></div>
頁: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