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愛上女兒床,肉搏俏女兒
頁: [1]

chris688009 發表於 2007-3-31 08:06 PM

愛上女兒床,肉搏俏女兒

自從妻子1年前出車禍去世後,阿爸就在也沒有應從過女兒。說實在的,忍了一年多的性慾,在經過上次和女兒做愛過後,非但沒有減少,反而燒得更旺盛!看著女兒一天天發育,不動心是假話。

「阿爸,在想什麼?晚飯做好了沒有」女兒背著書包站在阿爸面前,青春氣息撲面而來。
「哦---沒什麼,明天是你媽的祭日,做好準備,飯菜我已備好你先吃吧」。阿爸抬頭緊盯著女兒凹凸標緻的身材,想像著女兒緊裹校服裡面的誘人景象,貪婪的添添嘴,站起身向女兒走去。

「噢----我先回房把功課做完----」
阿爸看到女兒玲瓏的身材、嬌怯的模樣,更是心癢難忍、愛不釋手,忍不住情慾的衝動,伸手便把女兒抱個滿懷。雖然隔著衣服,阿爸似乎可以感覺到女兒那柔嫩的肌膚,皙白、光華且富彈性,讓阿爸覺得溫潤滿懷,心曠神怡。

  女兒突然被阿爸擁入懷中,不禁「嚶!」一聲驚呼,微力一掙,隨即全身一陣酥軟,便脫力似的靠趴在阿爸寬闊的胸膛。女兒只覺得一股雄性的體味直衝腦門,心神一陣湯漾,一種從未有的感覺,似乎很熟悉、又似乎很陌生的興奮,讓心臟有如小鹿亂撞一般混亂的跳動著。

  安偉擁抱著女兒,胸口很清楚的感覺到有兩團豐肉頂壓著,女兒激動的心跳似乎要從那兩團豐肉,傳過到阿爸的體內,因而安偉清楚的感覺到那兩團豐肉,正在輕微的顫動著。阿爸情不自禁,微微托起女兒的臉龐,只見女兒羞紅的臉頰,如映紅霞,緊閉雙眼睫毛卻顫跳著,櫻紅的小嘴潤晶亮,彷彿像甜蜜的櫻桃一般,阿爸不禁一低頭便親吻女兒。

  阿爸溫柔地讓四片嘴唇輕輕的磨擦著,並且用舌頭伸進華箏的嘴裡攪動著。只見女兒的呼吸越來越急促,雙手輕輕的在阿爸的背部滑動著,柔若無骨的嬌軀像蟲蚓般蠕動著,似乎還可聽見從喉嚨發出斷斷續續「嗯!嗯!」的呻吟聲。阿爸的嘴唇離開了,但卻又往華箏的耳根、頸項、香肩滑游過去。女兒只覺得陣陣酥癢難忍,把頭盡力向後仰,全身不停的顫抖著,嬌喘噓噓!女兒彷彿陷入昏睡中,已不知道阿爸正在自己身上做甚麼事,只是很興奮,朦朧之中覺得好像很「需要」,但又說不出是「需要」甚麼。當阿爸的手輕輕的拉開女兒腰帶上的活結,然後把女兒的衣襟向兩側分開,露出粉白的胸部,乳胸像小兔子一樣彈跳出來,頂上兩顆粉紅色的乳頭也堅硬的挺著。阿爸用手指甲在豐乳的根部輕柔的劃著,轉著乳房慢慢登上峰頂,看見女兒的乳頭向櫻桃般的充血挺立著。

阿爸這些解衣的動作,輕柔得讓沉醉在親吻中的女兒毫無所覺,直到感到胸口有手指搔劃,才突然驚覺上身胸前已然真空,而發出一聲嬌羞的輕吟,卻也覺得一股從未有過的慾念正慢慢在升高。當女兒感到乳房上的乳頭被捏住時,全身像受涼風習過一般,打了一個寒顫。

「阿爸---不要---好難受---」 女兒嬌喘的語氣中透出無奈。
「女兒---阿爸感覺好幸福」
也覺得汨汨而流的淫液,已經濡染自己的臀背了。阿爸看著女兒閉著眼,臉上及頸上的紅暈久久不褪、看著她比平常紅潤許多的雙唇,剛才激情的熱吻,在腦中一再地重演。阿爸終於忍耐不住,低頭含著女兒那玫瑰花蕾似的乳頭,華箏只覺得像是興奮過度般,全身一陣酥軟無力站定,而搖搖欲墜。阿爸見狀便雙手橫抱著軟弱的女兒,華箏也順手環抱著阿爸的項頸。阿爸一邊低頭親吻,一邊向女兒的臥房走去。

  女兒頭髮披散著斜臥在床上,一絲不掛的身軀,映在紅色的鴛鴦錦被褥上,更顯得晶瑩剔透。如癡如醉的女兒,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躺到床上,只是緊閉著雙眼,雙手分別上下遮掩胸口和下體,似乎是在保護甚麼。

  阿爸赤裸著身體顯露出結實的肌肉,微微出汗讓全身彷若有護體金罩一般。阿爸是個調情聖手,知道怎麼讓異性得到最高的滿足,他的雙手不急不徐的在女兒赤裸的軀體輕拂著,他並不急著撥開女兒遮掩的手,只是在女兒雙手遮掩不住的邊緣,搔括著乳峰根部、大腿內側、小腹臍下……

  女兒在阿爸輕柔的挲摸下,只覺得一陣又一陣的搔癢難過,遮掩乳峰的手不禁微微用力一壓,『喔!』只覺得一陣舒暢傳來,女兒慢慢的一次又一次的移動自己的手搓揉雙乳,『嗯!』華箏覺得這種感覺真棒。可是,下體的陰道裡卻彷彿有蟻蟲在蠕動,遮掩下體的手也不禁曲指欲搔,『啊!』手指碰觸的竟是自

己的陰蒂,微微硬脹、微微濕潤,女兒不禁打了一個寒顫。  女兒這些不自主的動作,阿爸都看在眼裡,心想是時候了!阿爸輕輕撥開女兒的雙手,張嘴含著女兒乳峰上脹硬的蓓蒂、一手撥弄女兒陰戶外的陰唇、另一隻手牽引女兒握住自己的肉棒。華箏一下子就被阿爸這「三管齊下」的連續動作,弄得既驚且訝、又害羞也舒暢,一種想解手但卻又不是的感覺,只是下體全濕了,也蠻舒服的!握住肉棒的手不覺的一緊,才被挺硬肉棒的溫熱嚇得一回神,才知自己握的竟是阿爸的肉棒,想抽手!卻又捨不得那種挺硬、溫熱在手的感覺。阿爸含著女兒的乳頭,或舌舔、或輕咬、或力吸,讓女兒已經顧不了少女的矜持,而呻吟著淫蕩的褻語。阿爸也感到女兒的陰道裡,有一波又一波的熱潮湧出穴口,濕液入手溫潤滑溜。

  隨著越來越高漲的情緒,女兒的呻吟聲也越來越高,身體顫動次數越來越密集,隨著身體的顫動,握著肉棒的手也一緊一鬆的,弄得阿爸的肉棒彷彿又脹大了許多。

  阿爸覺得自己與女兒的情慾,似乎已經達到最高點了,遂一翻身,把女兒的雙腿左右一分,跪在女兒的面前,扶著肉棒頂在蜜洞口。女兒感覺到一根火熱如剛出熔爐的鐵棍,擠開陰唇頂著陰道口,一種又舒暢又空虛的感覺傳自下體,不禁扭腰把陰戶往上一挺,「滋!」肉棒竟順溜的插進半個龜頭。『啊!』刺痛的感覺讓女兒倒吸了一口冷氣,隨即下腰退身。

「----阿爸-----好痛----不要-」 女兒的小手拚命的想推開阿爸的身軀.併攏雙腿.可
「-----乖女兒-----阿爸輕一點就是了」暗中卻使勁抱起女兒的臀部,拉向自己的肉棒.
  阿爸剛覺得肉棒彷彿被吸吮了一下,隨即又被「吐掉」,立即沉腰讓肉棒對著穴口再頂入。這一來一往只聽得又是「噗滋!」一聲,阿爸的龜頭全擠入女兒的陰戶了。

  『啊!』女兒又是一陣刺痛覺得下體刺痛難當,雙手不禁緊緊的按住自己的大腿。阿爸也不急躁著把肉棒再深入,只是輕輕的轉動腰臀,讓龜頭在女兒的陰戶裡轉揉磨動。

「阿爸------你好壞」
  阿爸揉動的動作,讓女兒覺得下體刺痛漸消,起而代之的卻是陰道裡有一陣陣癢癢的,令人有不搔不快之感。女兒輕輕的挺動著下身,想藉著這樣的動作搔搔癢處,不料這一動,卻讓阿爸的肉棒又滑入陰道許多。華箏感到阿爸的肉棒很有效的搔到癢處,不但疼痛全消,而且還舒服至極,遂更用力挺腰,因為

陰道更深的地方還癢著呢!阿爸覺得肉棒正一分一寸慢慢的進入陰道內,緊箍的感覺越來越明顯,陰道壁的皺摺正藉著輕微的蠕動,在搔括著龜頭,舒服得連阿爸也不禁『哼!哼!』地呻吟著。當阿爸覺得肉棒已經抵到陰道的盡頭了,立即很快速的提腰,「唰!」讓龜頭快速的退到陰道口,然後再慢慢的插入,深頂盡頭。阿爸就重複著這樣的抽插動作,挑逗著女兒的情慾。

  當華箏覺得陰道慢慢被填滿,充實的舒暢感讓華箏『嗯……嗯……』的呻吟著;當華箏覺得陰道一陣快速的空需,不禁『啊!』一聲失望的哀歎。華箏的呻吟就彷彿有韻律節奏般:『嗯……嗯……啊!、嗯……嗯……啊!……』的吟唱著,為無限春光的房間更平添一些盎然的生氣。

  阿爸覺得女兒的陰道裡越來越滑溜、順暢,便加快抽插的速度。女兒也像要迎敵抗師般,把腰身盡力往上頂,讓自己的身體反拱著,而陰戶便是在圓弧線的最高點。女兒的密切配合,讓阿爸興奮不已。
突然,女兒咬著阿爸的肩膀,指甲又陷入背部的膚肉裡,身體劇烈的抖顫起來,鼻中、喉間如泣如訴、動人心弦地嬌叫著,陰道的內部更是激烈的收縮著。女兒把腰高高的拱起,然後靜止不動,似乎在等待甚麼,接著『啊…』一聲長叫,一股熱流毫無警訊的衝出,迅速的將陰道中的肉棒團團圍住。

  阿爸覺得腰眼、陰囊一陣酸麻,便知道要了。馬上停止抽動肉棒,華箏忽覺得阿爸的肉棒竟然停止抽動,只是結結實實的填滿整個陰道,不禁睜眼一瞧,正看到阿爸一臉嚴肅,赤裸的上身汗流浹背蒸光發亮。華箏正瞧得出神,雙手用力的抱緊女兒的後臀,讓兩人的下體緊密的貼著,而肉棒則深深的頂在女兒陰道的盡頭。剎那間阿爸的龜頭一陣急遽的縮脹,「嗤!嗤!嗤!」一股股的濃精直射女兒的花心,舒暢至極的感覺,讓阿爸一陣顫慄。
  阿爸感覺肉棒彷彿要被熱度融化,而急速的在膨漲,就像要爆炸一般,嘴裡急急的警告叫喊著:「女兒啊!阿爸要……啊…啊…」,突然感到一股熱潮急衝子宮,不禁脫口『啊!』驚叫一聲,一種生平未遇的舒暢感讓全身一陣酥軟,「砰!」松躺在床上,而肉棒跟陰戶也分開了……

並劇烈地衝撞了幾下,肉棒前端便像火般爆開,腦海裡彷彿看見散開的五彩星火,久久不消……阿爸在夢幻中對女兒激情做愛的投入讚賞不已....<div class='locked'><em>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a href='member.php?mod=register'>註冊</a> 或 <a href='javascript:;' onclick="lsSubmit()">登入會員</a></em></div><div></div>
頁: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