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火影忍者~
頁: [1]

qzren 發表於 2010-7-23 11:56 AM

火影忍者~

這是一個由火影忍者做故事大綱的故事

鳴門是我作的故事裏的十二歲的主角, 擁有一個龐大的後宮
淫狐, 被四代火影(鳴門爸)封印在鳴門體內, 並實力非凡, 所用的查克拉是世上最強的, 忍術也十分高超. 當被淫狐附體的人會變得精力充沛, 但副作用是被上身者會像吃了春藥一樣, 不能自制性欲, 而與其交合的女性則會永遠跟隨其男性.

山中秀花,     井野的母親
紫苑,             某國公主
春野櫻,         是鳴門的同班女同學和暗戀情人
小乃,             是幫鳴門破處的天真女護士, 自創角色一個
夕日紅,         是木葉其中一個上忍, 住在鳴門對面, 成熟艷女一個
山中井野,     是鳴門同班女同學, 愛與小櫻比賽
日向雛田,     是暗戀鳴門的同班女同學, 班中不起眼的一個女孩
手鞠,             是鳴門的好友, 我愛羅的姊姊, 原為鹿丸老婆
鋼手,             是五代火影, 愛SM鳴門
天天,             是鳴門青梅竹馬的朋友和同班女同學, 精於用兵器
小南,             曉成員
菖蒲,             拉麵大叔之女
香璘,             佐助的鷹組織的成員
風花小雪,     雪之國公主
紅蓮,             大蛇丸手下
琳,                 四代火影徒弟
多由也,         大蛇丸手下
靜音,             鋼手祕書
御手洗紅豆, 木葉上忍, 大蛇丸徒弟
漩渦辛久奈, 鳴門母親, 前淫狐人柱力



第一章 鳴門破處

看著睡在病床上的鳴門, 眾人愈覺他是四代火影大人的兒子. 正當眾人都後悔沒有好好照料鳴門時, 鳴門的眼睛漸漸睜開.
「火影大人, 鳴門醒了!」「請讓開, 我要看看他的傷勢!」一個年老的忍者醫生驚喜地說. 而鳴門的病床旁邊站了許多火影高層和滿面傷疤的第三代火影大人.
「不可能的, 由火影岩上掉下來, 基本上是不可能生存, 更不要說完全康復!」那醫生說. 「木葉三忍中的綱手大人也不可能做到!」
而從鳴門臉上也看不出他的臉曾經被縫了差不多三十針.
「請問這裏是...三代火影大人, 為何你會在這裏?」鳴門說. 「這些大叔又是誰?」
「鳴門, 不淮對木葉高層無禮」三代火影大人慈祥地說.
「這些大叔是木葉高層? 那麼我便是火影的兒子了!」鳴門懷疑地說.
眾木葉高層聽到這句, 不禁驚訝地說「我們真的是木葉高層, 你也這的是四代火影大人的兒子!」
鳴門以為他們在開玩笑, 便一笑置之.
醫生在這時便插嘴說「鳴門, 你還記得你之前做過甚麼事嗎?」
鳴門努力回想他受傷前的事情「對不起, 我一點也記不起」鳴門心想: 就算就得起也不會當著火影大人說自己的惡行吧.
「不要緊, 你現在還要在醫院接受一些檢驗, 大概三天後便能出院」醫生補充「這段時間, 你不可以到處走, 要乖乖的留在這裏休息, 知道嗎?」
鳴門點點頭, 心裏卻想一天我也忍受不了, 何況三天. 不過現在是正午, 人流太多, 不可能偷走, 只好待晚上才走. 三代火影大人知道鳴門一定會偷走, 所以叫小乃把鳴門紮在病床上, 要檢驗時才可以活動.
木葉高層漸漸離去, 病房裏只剩下鳴門和正在幫鳴門「包紮」的小乃.
正當鳴門在埋怨火影大人時, 一對大咪咪在眼前左右搖擺, 像在引誘鳴門一樣.
鳴門心裏傳出一把邪惡的聲音「我傳了大量查克拉給你回復, 你是否要報答我?」
鳴門不知所措, 眼前的小乃又快要完成「包紮」, 聲音告訴鳴門, 要鳴門和小乃做愛, 以補充查克拉. 畢竟鳴門還是一個小孩, 對這種事完全沒有概念. 眼看小乃已經完成包紮, 正收拾東西, 準備離開. 淫狐忍不住上了鳴門身.
「小乃姐姐, 我十分辛苦, 你可否幫幫我?」
「鳴門弟弟, 你哪裏辛苦? 我可以如何幫你?」
「我下面頂住了, 十分辛苦, 可否讓我下面透透氣?」
小乃把包紮下身的布帶解開, 看到鳴門一柱擎天, 不禁臉紅.「你現在舒服嗎? 鳴門弟弟」
「我下面漲得十分難過, 姐姐可否幫我解決.」
雖然小乃熟讀人體的結構(包括性器官), 但卻未看過真正的雞巴, 加上對性愛之事也是門外漢,只好不恥下問.
「弟弟, 你想我如何幫你?」小乃害羞地問.
此時鳴門已經不能控制自己的舉動, 變成了一個人偶, 而且對性愛沒有一點認識, 只能被「身經百戰」的淫狐操控. 此時, 久被封印的淫狐得以舒展筋骨, 當然盡情享受這一切.
「姐姐, 你可否先脫下你的衣服?」
「但...」
「弟弟我漲得快要死啦!」
天真的小乃為了不讓鳴門「漲死」, 唯有不好意思地慢慢脫下身上性感的護士裝. 當小乃身上只剩下可愛的蕾絲內褲和網紋內衣時, 「鳴門」已經爆發淫狐查克拉, 把薄薄的布帶扯斷, 把小乃壓在床上. 小乃看到鳴門的眼睛變得凶狠和腥紅色, 感覺到鳴門有點不對勁.
「鳴門弟弟, 你發生甚麼事?」
「鳴門」並沒有回答她, 埋頭吸舔小乃又濃又密的下體. 未經人事的小乃經不起淫狐熟練的技巧, 淫水已經把鳴門的臉和床單弄濕. 「鳴門」雙手也並不空閒, 一手一個巨乳, 貪心地不停地搓.
「鳴啊...門弟弟...不...不...要...」
「小乃姐姐, 你放鬆點吧! 這樣緊張你不態享受到性愛的美妙...」
「嗯...快...點...啊...停...唔...手...」
「鳴門」並沒有再理會她, 舌頭開始加速活動.
「鳴...門...弟...弟...快...點...舔...快...點...」
在小乃快要達到人生第一次高潮時, 「鳴門」的舌頭和雙手突然停下來, 改用手扶著充好血的雞巴對準小乃的陰道.
「鳴門弟弟, 你幹麼停呀...」
在小乃說話同時, 「鳴門」與小乃的處女說再見.
「嗚...嗚...鳴門弟弟, 你插得我好痛...」
「你忍一忍吧, 很快便能有快感了.」
根據淫狐多年的經驗, 把一個處女變成一個內外淫蕩的小淫娃大概只需抽插一百下左右. 但是小乃異常天真純潔, 所以插了二十多下, 小乃已經變得淫蕩.
「小乃姐姐...你喜歡...弟弟...嗎?」
「嗯...我...當...啊...然...喜...歡...唔...弟...弟...啦...」
「那麼...我們永...遠在一...起, 好嗎?」
「好...唔...我...以...嗯...後...跟...啊...嗚...門...呀...弟...弟...啊...在...一...起...」
「鳴門」感覺到小乃的陰道愈收愈窄, 像是快要來高潮.
「姐姐...你感得...我的雞巴...如何?」
「啊...啊...鳴門弟弟...你的...你的雞巴...好大...撐得...姐姐我十...分舒...服...」
「姐姐...你的壁好緊啊...夾得我好爽...」
「弟弟...我...我...快要洩啦...大力點...快...」
小乃連續洩了五、六次, 差不多虛脫. 但鳴門仍然沒有高潮的感覺. 這時, 小櫻拿著鳴門最喜歡吃的水果, 推開病房的門. 眼前一片美景, 未經人事的小櫻臉上一紅, 想推門離去, 但身體不自覺地走往鳴門. 淫狐的查克拉控制著小櫻的身體, 伸手碰了碰小乃的陰蒂, 小乃又再次高潮.
「鳴門弟弟, 我不行了, 你找小櫻幫你吧」說完, 小乃就躺在鳴門旁邊暈倒了.
真正的鳴門不想殘忍的淫狐粗暴對待自己的心上人, 乞求淫狐讓他「親自上陣」.
「臭小子, 想不到你已經顯露了淫蕩的本性. 好, 我就看看你的本領有多大.」
「小櫻, 我下面好難受, 剛剛小乃姐姐幫我幫到一半, 便暈了. 現在比剛才更難受, 你可否幫幫我?」
小櫻現在心如鹿撞, 心想第一次應該要留給心愛的人, 但每天晚上, 父母的激情演出, 又好像十分舒服, 鳴門現在又十分難受, 同學之間不是應該互相幫助嗎? 而且自己弄的時候都已經那麼舒服, 若換成雞巴, 是否變得更舒服? 鳴門看到小櫻春心微動, 便立刻行動.
「小櫻, 我來了!」小櫻不知如何是好, 只得任由鳴門擺布.
「噗吱...噗吱...」小櫻不消十多秒已經由乾旱的陸地變成河水氾濫的河流. 鳴門心想: 小櫻的壁夾得好緊, 這美妙的感覺就是性愛? 鳴門加快每次出入的速度, 不過由於小櫻初嘗禁果, 陰道壁夾得愈來愈緊, 壁肉把鳴門的雞巴愈咬愈實, 鳴門忍不住精關, 把儲存了十二年的精華, 一下了射進小櫻的子宮. 小櫻的子宮卻把精液全數盡收, 還想吸取更多.
「鳴門...你...好...捧...我...還想要...」
鳴門看見自己暗戀已久的小櫻求自己和她做愛, 立刻回復精神, 雞巴重新變得紅腫.
「小櫻, 我現在要進去了.」
因鳴門不想再傷害到小櫻, 所以便慢慢插入. 但小櫻的陰道口一感覺到雞巴的「探訪」, 急不及待把它往深處拉.
「小櫻...你的壁夾得比小乃姐姐還緊...我好喜歡你...」
「鳴門...鳴門...你的雞巴...十分...粗...長...也插...得...我...好...爽」
這些色情對話使鳴門和小櫻繼續抽插了半小時, 也沒有停下來的感覺. 此時, 小乃也被小櫻的浪叫聲吵醒, 立刻加入戰團.
「小櫻...你...現在...夾...得比剛...才...更...緊...好爽呀...」
「鳴門...你的雞巴...愈...來愈...粗...比我...撐得...好爽...」
「鳴門弟弟...你的口技...好棒...我要洩啦...」
「我身體...好...像也...有東西...要...流出來了...」
「讓我帶你們上天堂吧!」
鳴門立刻開盡馬力, 以秒速5下的速度插小櫻的小穴, 以每秒3下的速度用舌頭抽插小乃的小穴
「啊...我不行了...」
「鳴門...你好棒啊...」
「小櫻...你也不差...」
他們差不多同時高潮, 淫狐乘機吸取他們的查克拉. 出奇的是, 小櫻和小乃被吸取查克拉後, 反而覺得更爽. 小櫻和小乃洩完又洩, 鳴門射完又射, 直至他們累得同床大睡.
「小子, 做得不錯, 以後還要像這次一樣的精彩」
可是, 剛成為大人的鳴門卻一早睡了, 淫狐只得嘆氣.


待續


第二章 正常生活

「色狼啊!」木葉三忍之一的自來也(外號: 好色仙人)聽說四代火影的兒子, 鳴門, 在這間醫院接受治療, 突地前來探訪. 雖然他與鳴門互不相識, 但身為鳴門爸的恩師, 一定要來看看自己的徒孫. 自來也到達木葉醫院時, 打聽到鳴門好像在206號病房休養, 但他卻走到209號房的女病房, 剛好女病人在裏面更衣, 即時把自來也掉到窗外.
「堂堂木葉三忍之一的自來也大人, 竟然被一介女子說色狼, 還要被掉出窗外.」自來也說「幸好我在掉下來之前已看到他的全相, 身材也不錯, 應該可以當我的新一篇小說的女主角(自來也在10多年前離村後, 以寫三級書過活). 書名就叫做《變態女病人VS木葉帥哥》吧」
「情節就講述有一個帥哥在木葉醫院探病時, 進錯病房, 被那變態女病人看上, 脫掉他的褲子, 用繩紮起他. 之後還不停挑逗那帥哥, 原來他是忍術高手. 他立刻反客為主SM那女病人...那男主角名為治萊也, 女主角名為鋼腳吧.」正當自來也在研究劇情時, 木葉警察已經重重包圍他, 站在最前的是三代火影.
「徒弟, 想不到十年後的你還是那麼好色, 讓我們在警局好好聚舊吧!」
「火影師父, 不要吧」說罷, 大批警察衝了上前把自來也捉住. 自來也咬一下大拇指.
「大家快點兒走! 自來也召喚通靈獸啦!」
「太遲了!」自來也立刻召喚他的通靈獸. 只有一隻小青蛙出來.
「我爸爸說他跟媽媽正在做愛, 抽不了空來幫忙, 請自來也大人見諒」小青蛙說「Shit~~~ 」
「兄弟們, 上呀!」不夠三秒, 自來也被警察們五花大綁放在火影大人面前.
「我們走吧」自來也閉上雙眼, 乖乖讓別人搬走
「鳴門, I will be back!」「Back你個頭, 走啦」
到了第二天, 平時愛懶床的鳴門竟然一早便起床看到躺在他身邊的兩個美女, 又想再翻雲覆雨.
「小櫻、小乃姐姐, 起床啦, 日上三桿啦!」能想到用做愛來叫人起床, 相信鳴門也是第一個.
「鳴門, 你...你...不要...那麼...細力...大力點...快點...」
「鳴門弟弟, 你...的手指...好靈活...好像...雞巴...一樣...」
「我知道了, 不如我們日日這樣快活快活吧.」
兩女異口同聲說「好呀...大力點...好棒啊...好爽啊...」
經過一晚的休息, 三人都回復了精神, 所以搞了一個多小時仍力度十足.
「啊...啊...我要洩啦...」
小櫻受不住鳴門的猛烈抽插, 首先高潮了.
「小乃姐姐, 換你來吧!」
「鳴門弟弟, 不要叫我小乃姐姐, 我現在已經是你的人, 叫我小乃吧!」
「小乃老婆, 你的奶這麼大, 還叫小嗎? 叫你大奶老婆吧!」
「你真壞, 鳴門老公, 大力點...對了...可以快點嗎?」「大奶老婆吩咐到, 我當然不能不加快速度吧.」
「嗯...小乃...啊...老...唔...婆...不是...是...嗯...大奶...老婆...好...舒...服...啊...但...老...公...仍...啊...可...用...嗯...盡...啊...全力...大...奶老...啊...婆...想更...啊...舒...服...」
「好!」
不一會, 鳴門精門大開, 把大量子孫射入小乃的子宮內.
「大奶老婆, 你要幫我生個肥肥白白的兒子吧」
「老公, 我要生一堆兒子, 可以嗎?」
「我願意.」小乃和小櫻異口同聲. 鳴門心想如果日子可以一直這樣過便好了. 可是, 事與願違, 三代火影在門後走過來, 為了不要毀壞鳴門大好前途, 運用禁術把鳴門、小櫻、小乃三人做愛的記憶清除, 但卻不知好色的自來也的分身卻在窗外偷看.
「鳴門, 是時候要做檢查了. 小櫻、小乃, 你們出去吧」
「是, 火影大人」
因此, 鳴門由色情變回頑皮, 小櫻和小乃也正常生活, 知道他們有染的, 只有三代火影和自來也.奇怪的是, 小櫻心裏開始不討厭鳴門, 並開始對他有好感. 直到鳴門的下忍畢業試前幾天, 鳴門又墮入性愛的陷阱.


第三章 試前練習?

下忍畢業試是所有小童踏進做忍者的第一步, 人生第一次考試, 相信每個人都會十分緊張, 鳴門也不例外. 原本鳴門在班上的成績也不太差, 可是他好玩的心態, 使他每天上課都只顧搗蛋, 要不就逃課, 唯一一次肯乖乖地坐在教室裏是因為小櫻被老師點名作變化術的示範. 鳴門呆呆地看著狼狽的小櫻生硬地作出簡單的手印, 大叫「變化術」. 正當他陶醉於小櫻迷人的動作, 動聽的叫聲時, 眼前卻出現了鳴門的情敵, 佐助. 原本小櫻一早已經暗戀不論出身還是成績都是班上最好的佐助, 所以便用變化術時, 不自覺地變成了暗戀的佐助. 鳴門看到小櫻變成佐助,心中不由得起火, 仇恨佐助之心愈來愈濃烈. 此時, 佐助卻托著頭, 望向火影樓, 心想長大後必定要成為村裏最年輕的火影, 還要把滅族的壞人, 佐助的兄長鼬太知殺掉. 鳴門一直只顧搗蛋和發夢, 成績每況愈下, 變成班上成績最差的一個.
這次畢業試的內容是忍術中最簡單的分身術, 只要分出兩個外表正常的自己就算合格, 就可以成為下忍. 以鳴門的資質當然能勝任, 但他經常逃課, 連手印都不懂, 怎能分出分身呢?
鳴門原本打算一早躺上床, 到了明天才算, 但在床上滾了三個多小時還未能睡著, 只能眼望天花, 慢慢入睡. 「救命啊! 誰能來救我? 唔...」「小姐, 你放棄吧, 現在已經是深夜, 人們都睡了, 沒有人能救你了.」鳴門聽到女人的尖叫聲, 立刻走到窗前, 周圍看看, 原來是對面的一位美女. 可惜, 晚上光線並不充足, 不能清楚看到發生什麼事. 鳴門好奇加上頑皮的個性, 促使鳴門走去對面看看.
「咦, 這不是紅老師嗎? 明天還要幫忙監考, 為何會跟那男人搞這種事?」
這美女正是木葉村中第二強的女忍者, 夕日紅. 她最擅長用幻術. 她將會是明天畢業的下忍們的其中一個小組的老師, 鳴門留意了她很久, 一直希望能夠親近這美女. 這時, 那個男人已經把紅的衣服扯掉, 紅身上只剩下深黑色的網紋內衣和一條淺粉紅色的小內褲(那個時候, 並不流行穿胸圍, 只有一些薄得能看透的網紋內衣). 美女則雙手護胸, 試圖避免被那男人看到她龐大的咪咪.
「不要再裝淑女了, 你剛剛已經中了我的幻術. 你現在開始會感到有些頭暈, 然後會看到你的心上人, 然後...嘻嘻, 你就是我的女人了.」
鳴門心想, 這男人真傻, 強姦人前竟然還把強姦的方法告訴受害者. 雖然鳴門以前已經跟別人做過愛, 但被火影刪除了記憶, 現在還想做愛真的會令人這麼著迷嗎? 他卻不知道自己也曾經沈迷於做愛中, 還希望天天能夠用做愛來渡過.
「你...休想...碰我一...條毛髮..., 我...可是幻...術高手, 你...你...那低級幻術...怎可能對...付得到我?」
「看看吧. 我用再高級的幻術, 再加上春藥, 看你如何抵擋.」那男人即時施術「幻術‧高級迷幻術」同時在空中撒了一陣紅煙.
「木葉袐技‧反幻術」紅立刻說出
此時, 那男人被紅的幻術迷惑到, 一邊打著手槍, 一邊對著窗外大叫「媽媽, 我來了!」之後, 便跌了出窗外. 幸好, 地面是一個花園, 所以沒有發出巨響.紅大驚, 原來他暗戀他的媽媽, 幻想自己是他媽媽來強姦, 臉上一紅. 此時, 那男人的春藥已經開始在紅的身上散佈. 紅全身發熱, 她覺得像有成千上萬的蟻在身上咬一樣. 雖然紅是幻術專家, 但卻仍沒法消除蟻咬的感覺, 左手忍不住抓著她最引以為傲的巨乳, 右手伸到陰道口不停地搓. 她愈搓愈起勁, 縱使洩了幾次還不斷地搓.
「嗯...不要...為何我會...做出...這樣的事...」
其實, 紅一開始已經中了淫毒, 然後又被那男人挑逗得欲火高漲. 現在, 她神智開始迷糊, 只懂不斷盲目地自慰和高潮.這景像好像激發起在鳴門身內, 被三代和四代火影雙重封印的怪物, 淫狐.
「臭小子, 你的資質還不差, 現在我被火影們雙重封印, 不能上你的身, 只能借少量查克拉給你. 但是只要你幹上一百個美女, 我便能解破所有封印, 助你成為萬人敬仰的火影了. 到時, 不論你想要多強的實力, 還是要美女相伴,都是你要多少便有多少.」淫狐再說「你想想, 有十多個小櫻般的貨色陪伴在你身邊, 場面多麼壯觀.」鳴門原本只顧看著紅的激情演出, 但一聽到小櫻兩個字, 心便開始加快跳動, 淫狐的春藥效果開始發揮藥力. 鳴門想到小櫻趴在床上, 誘惑自己, 鳴門的小弟立刻探頭出來.
「嗯...嗯...我...下邊...好...癢...有誰...可以...幫幫...我...」
鳴門聽到紅的「求助」, 已經再不能忍住, 推開了紅的房門, 一下子把褲脫下, 左手一對豪乳, 右手一粒陰蒂, 口則同上紅豐滿的嘴上. 這時的紅再也忍不到了, 伸手握著鳴門那比常人更粗壯的雞巴套弄著, 鳴門見紅又再次高潮, 便把雞巴瞄準紅的肉洞, 一下子插到最盡頭.
「啊! 鳴門...你...你...這...臭小...子...你...插...到我...子宮...口了...我...快...要被你...插壞...」
「紅老師, 你的咪咪真迷人, 你被我插時, 左右搖晃, 很有動感, 我很喜歡.」
「鳴門...你...喜歡...啊...的話...好爽...我...以後...嗯...每天...跟呀...你...做愛...吧...」
「紅老師, 我當然願意.」
「但...」
「紅老師, 你『但』什麼?」
「我想...鳴嗯...門...你啊...現...在更...爽...用力...幹我...我...好...舒服...」紅愈講愈細聲, 臉上泛起一陣紅.
「老師, 你可要成為我的老婆, 我才能答應你.」
「鳴..門老...嗯...公...我...永世...啊...都...會跟...著你...的...」
「那你說『鳴門老公, 請你以後用你的大雞巴, 不停地插小紅老婆又緊又窄的嫩壁』吧.」
「鳴嗯...門老...公...請你...啊以後...用你...的大...雞巴...不...停地...爽插...小紅...老婆又...緊...又窄的...嫩壁吧...」
「小紅老婆, 你說喪插你的壁? 好, 我就成全你吧」
鳴門愈插愈快, 快得連小紅想大叫到叫不出來, 只是嗯唔地淫叫.
「鳴...門...老...公...再...快...點...我...要...洩...了...」
「小紅老婆, 那麼快便結束? 我還有很多招數還未使出」
此時, 淫狐立刻教了鳴門如何使用「多重影分身術」, 眨眼間, 房間裏, 多了幾十個如鳴門一樣的實體, 爭著把雞巴塞入小紅的體內. 三條雞巴佔用了小紅的口腔, 四條雞巴佔用了小紅的腳趾作「趾交」, 又有兩、三條雞巴磨擦著小紅的小腿作「腿交」, 三條雞巴強行塞入小紅的陰道, 兩條雞巴乘機插入小紅的後庭花, 兩條雞巴與小紅「乳交」. 小紅的手也並不空閒, 每隻手指都捏著一條雞巴套弄. 又有數條雞巴磨著小紅的背, 作「背交」, 兩條雞巴插著小紅的耳朵作「耳交」,還有五條雞巴拿著小紅秀麗而又烏黑的秀髮作「髮交」. 還有兩條雞巴磨著小紅美麗而動人的臉孔作「臉交」. 這下來, 小紅的身體都被鳴門的雞巴抽插著, 只能嗚嗚地叫. 雖然感覺上好像被輪姦, 但小紅心裏卻十分歡喜, 對鳴門愈來愈喜歡了.
「嗯...我...真...的不...行...了...」
小紅終於達到第八十次高潮, 同時, 鳴門們都射出餘下的精液. 這晚, 小紅足足被鳴門們「輪姦」了三十多次. 縱使有強力春藥的幫忙, 小紅高潮了這麼多次, 無法不虛脫. 因為多重影分身術是當分身消失或施術者自動解除分身時, 所有分身受過的感覺都會集中在主體身上, 所以不是人人都能承受這個術. 正因如此, 鳴門解除分身術時, 所有快感一時集中在身上, 又射了幾次精. 最終抱著迷人的小紅老婆睡著了.
此時十分滿足的鳴門, 卻不知明天有更多「考驗」正在等著他...


第四章 下忍畢業試 (上)

終於到了鳴門最期待的一天了, 鳴門今天竟然自動自覺地起床, 可是, 起床時看見房內的擺設與自己的睡房不同, 竟突然想不到這是哪裏. 同時, 鳴門下床走動時, 踏到一灘白色濃稠液體, 才記起這是紅的睡房, 這灘正是自己的子孫. 鳴門心裏覺得好像今天有重要事情要辦, 但偏偏記不起是什麼事情. 「無所事事」的鳴門在屋裏四處走動, 才發現這位自己愛慕已久的老師原來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大騷婆. 屋裏放著不下百張色情光碟, 牆上滿是色情海報, 書架上, 全是色情書藉. 鳴門好奇地拿了其中一本來看, 內容果然十分精彩, 他看一看書背的作者, 是一個叫做自來也的人, 鳴門心想這個人肯定是十分好色. 不過, 日後的鳴門卻比他更強. (於好色方面) 鳴門不自覺走到日曆前看看, 寫著「下忍畢業試監考」, 這時, 鳴門才記起要回校考試, 便不管腳上還踏著自己的子孫, 便一下子衝回教室.
這天真是鳴門的吉日, 他竟然是第一個回校, 他馬上選了小櫻平日的座位坐下, 嗅了嗅小櫻遺下的少女香氣, 激戰了一夜的小弟又再次探頭出來. 正當鳴門想拿小弟出來解決一下時, 班上幾位女同學同時踏進教室, 她們的闖入使鳴門受驚, 小弟便乖乖返回內褲裏. 不知是那些女同學太專注她們的討論, 還是鳴門太不起眼, 她們竟然沒有發現鳴門正坐在她們後面.
由於教室的座位設計是每行都會升上少許, 方便後座同學看寫在黑板的東西, 也方便老師觀察誰正在睡覺. 那些女孩一早約定在考試後到商店街逛逛, 所以衣著比較時尚, 不但短裙短得只是剛好遮了內褲, 襯衫的V位也開到差點兒能看到肚臍.她們繼續討論女生的問題, 例如如何能討男人的歡心, 如何自慰能令自己最興奮等等. 鳴門也不客氣地盡情記下她們所講的一言一語.要聽得更清楚當然要趴前才能做到, 當鳴門一趴前, 幾對肉球便呈現眼前, 女生們的手也不約而同地放在自己的「小豆豆」上來回擦搓. 鳴門差點把鼻血一次噴了出來. 女生們終於停了討論, 代替的是各自各的自慰, 每個人自慰的方法都不同, 有一個把手指直接插入陰道, 模仿性交時的動作.(真騷, 是否還是處女呢?)有一個把內褲扯起上下拉扯, 包圍陰部的內褲變成一條布帶, 上下擺動使得陰蒂不停受刺激.(下次一定要這樣跟小紅老婆玩). 有一個只是激動地用手指和手心來磨擦陰蒂和陰道口.(這個都不錯, 不過要花很多氣力). 最後一個不停捏著陰蒂左右搖晃.(會否有點痛呢?) 鳴門心想, 為何少女會愈來愈早熟呢? 看到女生們親自示範如何自慰, 鳴門一早已經在上下搖曳小弟.
「嗯...我...高潮了...」「我也是...」
一個女生首先達到高潮, 其餘女生也跟著高潮. 鳴門看到她們射出的陰精, 再加快套弄小弟.
「哇...你在做什麼?」一個女生終於看到鳴門, 看到他正套弄雞巴, 聽不住大叫.
「不要射精, 我們還未看過男人的雞巴, 讓我們看看吧!」
數隻玉手伸過來抓著鳴門的雞巴, 猶如看到新穎的玩具, 不停玩弄著. 她們一邊抓著鳴門的雞巴, 一邊再自慰.
「你...為何不過來看看, 雛田. 男人的雞巴可是十分好玩的.」一個女生說.
「我...我...不敢...」「來吧...」
眾女生讓開, 讓年紀最輕的雛田享用鳴門的雞巴. 臉已經泛紅的雛田用玉蔥似的手指輕輕碰一碰鳴門的雞巴, 鳴門感到一陣冰涼的快感, 加速找著雛田的手套弄著自己的雞巴. 雛田看著鳴門激動地用自己的手套弄雞巴, 十分驚訝, 自然地張開了口. 不消數秒, 鳴門感到有液體正在射出, 繼續加速. 終於對著雛田天真而純潔的面孔射出了一堆子孫. 雛田走避不及, 不僅臉上沾上鳴門熱燙燙的精液, 櫻桃似的小嘴也被精液射到. 不知所措的雛田臉上愈來愈滾, 竟然吞了鳴門的精液, 雛田開始暈倒, 鳴門怕被老師見到, 便舔去射在雛田臉上的精液. 雛田完全想不到鳴門突然舔自己誘人的臉孔, 小嘴不自覺貼上鳴門的嘴唇. 鳴門當然不放過這個機會, 盡情與雛田濕吻. 此時,小櫻與宿敵井野一同進入教室, 看到一絲不掛的鳴門正與雛田濕吻...
「鳴門, 你這臭小子不要霸佔我的專用座位! 快滾開.」鳴門抹了一抹嘴邊的口水, 往周圍看看, 此時, 他與雛田四目交投, 雛田臉上一紅, 便害羞地望著黑板. 鳴門心想, 莫非剛才不是發夢? 當下便收拾好自己的書包, 走到旁邊走下. 正當鳴門打算發第二個色夢時, 伊留加老師走進教室, 看到鳴門竟然準時, 嚇了一嚇, 便走到教師桌前大聲朗讀考試準則和內容.「請大家安靜! 現在我有些事情要宣布, 請大家細心留意.」「第一件事, 跟我們相處了很久的內輪同學今天病倒了...」
暗戀著佐助的女生引起一陣起哄潮, 男生們則跟女生鬥起哄.
「大家請安靜! 由於佐助同學平日成績優異, 所以火影大人讓他通過考試. 第二件事, 基於近日有敵人入侵我們村子, 所以要成立一隊特別的小隊, 人數是四人, 任務的獎金比平日的多, 相對地任務的難度也比平日的難. 而入選名單會在考試結束後一天與考試結果一起公布. 第三件事, 小隊需要特別的人才, 所以考試要加入體能和身體檢查的環節, 不過不會影響這次考試的結果.」「現在我會把你們安排次序, 一號, 日向寧次. 二號, 日向雛田... 三十七號, 春野櫻. 三十八號, 渦淃鳴門. 三十九號, 山中井野. 好! 事不疑遲, 立刻開始考試.」
隨著時間流逝, 現在只剩下小櫻, 鳴門和井野還未考試. 雖然小櫻對這次考試胸有成竹, 但難不免有點緊張, 緊張的汗水把小櫻的衣服弄濕, 原本鮮紅色的長裙被染得透視一樣. 已變得淫蕩的鳴門正想跟小櫻大戰一場, 水木老師便叫小櫻進去.
當小櫻踏入淫煙彌漫 (春藥) 的考試的教室時, 地上一灘灘的液體使小櫻差點兒滑倒, 水木乘機用淫邪的雙手接著小櫻. 左手抱著小櫻的小蠻腰, 右手在小櫻身上不停遊走.「水木老師, 謝謝你...嗯...」水木剛好踫到小櫻乳房的敏感點, 小櫻忍不住叫了出來. 這使水木突然產生一個邪惡的想法. 水木把重心向前移, 兩人立刻向前跌下, 小櫻的衣服沾滿了多人留下的精液和淫水.
「小櫻, 你沒有事嗎? 不如你把衣服脫掉吧, 穿著濕衣服會使你生病.」
看到穿著被精液和淫水弄得淫蕩的長裙, 水木已經再忍不住, 撕爛了小櫻的長裙, 此時春藥已經在小櫻身裏完全運行, 所以只得任由水木玩弄. 不消三, 兩下動作, 小櫻已被脫光了. 水木取出等候多時的雞巴, 用雞巴磨擦小櫻的小穴. 小櫻受到春藥和下身的雙重影響, 淫水已經流得滿地濕透. 水木一插不中, 重新對準小穴再插, 豈知小櫻的小穴異常的小和緊, 加上穴口濕透了, 所以要插入簡直是難上加難.
「水..木老...師...不要...插...入我的...小穴...」小櫻呻吟道.
聽見這挑逗性的淫叫, 水木控制不住, 瘋狂向著小穴口插去. 突然, 雞巴一緊, 水木的雞巴插入了小櫻未經開發的後庭花. 水木心想, 插不到小穴, 插菊花代替吧. 水木便開始進行抽插動作.
「水...木...嗯...老師...我...啊...好...痛...不要...唔...這...麼大...力...」小櫻呻吟道.
此時, 心急考試的鳴門走到試場出面, 聽到小櫻淫蕩的呻吟聲, 便推開門走進去, 隨即看到心愛的小櫻正被水木強奸, 便衝了進去. 一踏入教室的鳴門不為意春藥煙, 一手把水木掉出窗. 鳴門想幫心愛的小櫻穿好長裙時, 看見小櫻身上破爛的長裙, 使小櫻增添了不少魅力.
「鳴門...快救救我...我下面很痕癢...」小櫻哀求著.
看見誘人的小櫻, 再聽到小櫻的哀求, 鳴門終於忍不住脫下褲子, 把早早已抬頭的雞巴拿出來. 小櫻一口吞下那巨大的雞巴, 貪心地吸著. 鳴門抓著小櫻那搖擺著的嬌小的乳房, 以69式與小櫻互相口交.
「嗯...鳴門...你...唔...的雞巴...很粗...很長...插...啊...到我...喉嚨了...」
鳴門此時已經忍不住, 抽出小櫻口中的雞巴, 慢慢地插進小櫻嬌小的嫩穴. 雖然鳴門的雞巴比水木的粗和長, 但鳴門卻能插進小櫻的小穴. 這時, 鳴門和小櫻都有種熟悉的感覺, 勾起了他們破處的那一天.
「小櫻, 原本你早就是我的人了!」
「鳴門...嗯...我愛你!」「小櫻, 我也是.」
這時, 前來看看考試進度的井野看到了這場活春宮, 心想這對姦夫淫婦竟在這裏做愛? 但同時她的小穴流出大量的淫水. (其實在人們多次進出教室後, 春藥煙已經散布了整條走廊.) 井野開始在門外, 隨著鳴門和小櫻的激戰, 伸手入深紫色的小背心, 玩弄著敏感的乳頭. 井野已經完全沈迷於快感之中, 伸手入短裙裏激烈地手淫. 此時, 她的理智終於再壓抑不到性欲了. 她推開門, 跟鳴門和小櫻說要加入戰團. 擁有強烈性欲的鳴門二話不說, 便拉下井野的深紫色短裙和花邊內褲, 靈活的舌頭插進濕滑的陰道.
「嗯...鳴門君...你的...啊...技巧很...強...」
「鳴門...唔...大力點...我...我...好爽啊...」
兩女同時舒服得叫了出來. 鳴門擁有3P經驗, 加上有淫狐的提點, 把兩女弄得高潮不斷. 鳴門把井野放在地上, 小櫻面對面地伏在井野身上. 此時, 兩個美麗的小穴緊貼在一起, 鳴門一時插小櫻的嫩穴, 一時插井野的小穴, 爽得不可再爽. 由於鳴門抽插得十分快和強烈, 所以在插小櫻時, 井野猶如被鳴門插一樣. 插井野時, 小櫻又覺得被鳴門插. 兩女不停高潮, 夾得鳴門的雞巴愈來愈漲, 終於鳴門插在兩女的小穴中間, 磨擦著兩女的陰蒂. 兩女被突如其來的抽插刺激到, 又要高潮了. 伴隨著兩女的高潮, 鳴門終於把咋天剩下的精子全數射出. 鳴門是淫狐的人柱力, 所以回復速度很快和體力很好. 這次射精射至小櫻和井野滿身精液還未完. 最後, 兩女用了半小時才能把鳴門的精液吸盡.
「小櫻、井野, 我愛你們!」
「我也愛你!」
這三人的表白並不是受春藥影響, 而是從內心發出. 原來, 井野一直都對鳴門有好感, 不過為了保住面子, 唯有扮暗戀佐助. 當三人累透, 正想入睡時, 教師桌後傳出一些怪聲. 三人穿好可穿的衣服後, 走過去看看, 原來是伊留加老師. 他被水木綁著, 鎖在教師桌的櫃裏, 直至剛才被三人的激戰嘈醒.


第五章 下忍畢業試 (下)

伊留加叫鳴門幫他解綁. 伊留加睜開雙眼, 看見兩女衣衫不整, 加上可愛的臉上的紅暈, 伊留加又暈倒了. 鳴門心想: 要是讓伊留加把我們公諸於世, 不但我的後宮計劃泡湯, 我的性命都難保. 鳴門心中一狠, 拿出苦無, 一下刺向伊留加的頭部, 地板上的精液和淫水與鮮血混和,造成更腥的臭味. 兩女嚇呆了, 這時的鳴門與剛才做愛時的鳴門大大不同, 雖然這個鳴門十分狠心, 但卻有一份成熟.
「我們走吧, 要不然一會被人發現了, 我可不能把他們全都殺掉.」
鳴門說. 鳴門叫淫狐教他提升速度的忍術.因為淫狐的速度很快, 所以從來都不會用提升速度的忍術, 正當他苦思有甚麼忍術可用時, 四代火影的穿越時空忍術在他腦裏浮現, 立刻教了鳴門這個S級忍術. 雖然有淫狐幫助, 鳴門的體能始終有限, 而且要速成, 所以只是掌握到四成. 不過已經足以使鳴門帶著兩女回家. 鳴門清潔了兩女身上的精液, 便脫下外套和上衣, 蓋在兩女身上, 抱起她們回家.
送完井野回家後, 鳴門送小櫻回家. 途中, 一枝苦無插在鳴門小腿, 鳴門此時眼前一黑, 身體乏力, 從天上跌了下來. 為了保護小櫻, 他抱緊小櫻, 背向地面. 「嘭!」鳴門噴了一口血便暈了過去.小櫻亦因下墜速度太快而嚇暈了.漆黑之中,鳴門感覺到小櫻被人抱起離開. 鳴門奮力阻止, 可是他動彈不得, 只能任由小櫻被他帶走. 又一陣風經過, 鳴門聽到那陣風正追向那人. 「老公, 放心吧! 我會把小櫻帶回來.」鳴門才知道原來那陣風是他的小紅老婆, 立刻放心, 又暈了過去.
一陣清香的石斛蘭的香味使沈睡中的鳴門醒來, 自己正躺在一張柔軟的大床, 房間佈置十分有女人味, 與自己的睡房大大不同. 這時, 井野進了房. 「鳴門君, 剛剛你被水木攻擊, 小櫻被他帶走, 幸好紅老師前去救她. 我見你暈倒了, 所以把你帶回我的房間休息.」井野羞怯地說.
「我的可愛小井野, 多謝你啊. 想不到你的房間那麼漂亮, 就如你一樣.」
「多謝.」井野臉上更加紅潤.
此時, 井野已換上一條半透明深紫色的連身裙, 看得鳴門又勃起了. 井野走到床邊, 脫下那可愛的小拖鞋, 抱著她心愛的鳴門入睡. 雖然鳴門剛剛醒來, 但卻精力充沛, 看到眼前一對精緻的乳房, 忍不住去吸啜. 井野受不住鳴門的挑逗, 紅腫的陰阜滲出淫水.
「鳴門君…我…嗯…不行了…下面…還很痛…」
「對不起, 我的井野老婆.」
由於學校一戰, 鳴門受淫狐和水木的春藥雙重影響, 瘋狂地抽插兩女, 並沒有憐香惜玉, 以致兩女下體都紅腫. 「鳴門君, 不如我用口幫你.」 井野像吃冰棍一樣, 啜著鳴門的雞巴, 雙手在玩弄他的陰囊. 鳴門也用那靈活的舌頭插入井野的小穴, 雙手搓著井野那美妙雙乳. 兩人玩得興起時, 井野的媽媽敲井野房門.
「井野寶貝, 你在幹甚麼? 深夜了, 快點睡吧!」
「知道啦, 媽媽. 嗯…」鳴門扯著井野的陰蒂左右搖擺.
「寶貝, 你無事嗎?」
「伯母, 我是井野的男朋友, 鳴門, 你好!」鳴門走去開房門, 一個身穿半透明粉紅色睡裙的少婦站在眼前, 她的樣子與井野十分相似, 但比井野多了一種嫵媚. 由於事出突然, 她與鳴門相距不足五厘米. 井野的母親和井野都呆了呆.
「你…你…井野…你為何…為何結交了男朋友, 還…還…帶他回家, 更入房…」
此時, 井野的母親說不出「做愛」這兩個字, 說完這句話, 她推開鳴門, 走過去井野那邊, 舉手想打下去. 「伯母, 我可否與你單獨談幾句?」鳴門說.「好, 我且看看你這淫賊有甚麼話說.」秀花怒道. 井野走到房門, 擔心地望著鳴門, 而鳴門則面露笑容, 十分輕鬆. 井野唯有關上房門, 到客廳等候. 秀花憤怒地坐在井野的床上, 因為用力過頭, 井野的床產生強烈的反作用力, 使秀花整個人跌在床上, 睡裙因這一下飄起了, 美景呈現在眼前. 秀花的小內褲勉強遮蓋了神祕的小穴, 但卻遮不了那整齊的陰毛...<div class='locked'><em>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a href='member.php?mod=register'>註冊</a> 或 <a href='javascript:;' onclick="lsSubmit()">登入會員</a></em></div><div></div>
頁: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