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淫穴美女5
頁: [1]

cqef5283 發表於 2008-10-7 11:34 AM

淫穴美女5

六、縱慾的姊妹

  「嗯……嗯……啾……啊嗯…」我跪趴在床上,小嘴細心地侍奉著眼前這根沾滿我唾液的大肉棒。身上的衣服除了繫帶丁字褲跟黑色過膝襪之外,就只有被要求穿上的高根涼鞋。當然,丁字褲已經被我的淫水打溼了。

  左手托著睪丸,不時地小力按摩;右手則勉強圈住巨大的肉根,規律地進行摩擦。香舌從龜頭舔到肉根、睪丸,龜頭下方也不放過,不時還會讓肉棒插進我的喉嚨裡。

  「啊啊……筱惠姐……」享受著我的口交、發出呻吟聲的是阿鴻。

  從那次做愛之後已經過了一個禮拜,我們兩個人都像不做愛就會死一樣,每天都在做,累了就保持肉棒留在小穴的狀態睡覺、餓了阿鴻就抱著我走到廚房,然後一邊從背後插我一邊看我做菜、洗澡就是兩個人一起洗、我想上廁所的話,也是保持插著的姿勢,讓我坐在馬桶上,阿鴻想上小號的話才會把肉棒拔出來。

  至於學校的部份,我們一點都不擔心。因為我們的學校都有他家企業的贊助,只要一通電話就能夠了事。

  經過一個禮拜的時間,阿鴻在我的教導下,知道了怎麼取悅女性,也知道了我身上所有的敏感帶。持續時間也從一開始的二十分鐘,到現在過了四十分鐘才射第一發。

  「射了!」他把我的頭用力往下壓,使得巨大的肉棒整根插進了喉嚨、並射出不管幾次都很濃稠的精液。過了一下子後,肉棒終於停止射精的行為,而我的小嘴也離開肉棒,將喉嚨裡的精液一點一點吞下去。

  我準備要把丁字褲脫掉的時候,阿鴻阻止了我,並讓我騎在他身上。而我也知道他的意思,於是在龜頭對準小穴的位置後,將丁字褲撥開坐了下去,讓肉棒就這樣插入我那淫水氾濫的小穴中。

  熟悉的充實感塞滿了我的淫穴,使得我的腰忽然沒力,翹臀直接坐在阿鴻的大腿上。而粗大的肉棒直接撐開狹窄的小穴,龜頭更撞在子宮口上。

  「嗯啊……」全身變得癱軟無力、雙腿大開地坐在阿鴻腿上抖動著,小嘴不自覺地微張、吐出舌頭,嘴角還流出唾液。

  阿鴻把我穿著過膝襪的兩條玉腿拉到他的眼前,隔著襪子就開始吸允有如玉蔥般的白皙腳趾,插在淫穴裡的肉棒則慢慢地小幅度上下抽插。

  我的雙手沒有閒著,一手抓起在微微搖動的奶子,張嘴吸著自己分泌出來的乳汁;另一隻手則是摸到充血腫脹的陰蒂開始揉捏,好讓自己可以得到更大的快感,同時也盡力讓小穴夾緊、感覺正在緩慢抽插的肉棒的形狀。

  阿鴻忽然翻身把我壓在床上,快速擺動腰身猛插我的穴,害我還沒適應就被送上了高潮,同時也昏了過去。


  當我再醒來的時候,馬上就感覺到下體傳來的腫脹感,精液的味道直竄入腦門。我的身體到處都是精液,黑絲襪有許多破洞,丁字褲還掛在我的腳踝上,兩隻涼鞋都掉在床上;阿鴻則是不知道跑去哪裡了。

  桌上則放著一張紙條,我好不容易從床上爬起,將那張紙拿來看。上面的內容大約是寫說阿鴻臨時被他爸找去,如果我醒來的話先自己處理一下。

  看完我就拿毛巾把身體擦乾後、照常將小穴的精液留著,把丁字褲留在阿鴻的房間、丟掉破損的絲襪,穿上自己的衣服。在桌上留下我先回家的字條,然後就走出了他的家門。

  我衣服是露腰的小可愛跟超短裙,因為沒有丁字褲所以私處若隱若現,還挺著的乳頭很明顯地讓小可愛突出。但是,這就是我想要的,因為我最喜歡勾引男人嘛。

  當我回到家的時候,姊姊正準備洗澡,而我就直接在客廳把衣服脫了,跟著姊姊走進浴室。

  「妳這騷貨,一個禮拜都待在外面,一定又是給哪裡的男人幹了吧?」姊姊聞到我身上的味道後,馬上就蹲下去分開我的一雙玉腿,開始吸允著我有點紅腫的小穴。

  「是呀……人家的肉棒很大呢……搞得我都快死掉了。」我故意將小穴微微地向前挺出,享受著姊姊的口交。同時也把蓮蓬頭拉來,開水沖洗我跟姊姊的身體。

  「哼……我們的體質好像都一樣呢……啾嘖………不管被幹幾次……小穴都很緊……」姊姊邊吸著我小穴,斷斷續續地說道。然後我感覺到她的舌頭鑽了進來,為了舔到較裡面的精液而靈活抽插著。

  「啊、嗯!簡直就像……啊……為了男人、嗯!而生的呢……啊啊!」我的左手撐著姊姊的頭,好讓自己不會因為腿軟而坐倒在地上,右手則繼續拿著蓮蓬頭沖水。

  「嗯、嗯……是呀,妳這塊淫蕩的美肉連我都愛上了呢。」她把舌頭從我的小穴中抽出,站起來揉著我的奶子說道。

  「嗯…!哼、哼……妳這雙性戀……啊啊!」我試圖反擊,可是現在我被快感弄得連蓮蓬頭都握不好。發現我全身無力的姊姊,馬上就分出一隻手來玩弄我還在敏感狀態的小穴,而且一次就插三根手指進來,剩下的兩根手指則拉扯著我充血的陰蒂。

  「我愛的只有筱惠妳呀~」姊姊開始猛烈攻擊我的小穴,本來就快高潮的我馬上就潮吹,然後雙腳大開地攤坐在地上。

  這時我看見了,姊姊的陰部上方有一根手臂粗長的勃起大肉棒,在陰蒂上面則是兩顆睪丸。

  「姊、姊姊……」我吃驚地看著那根正在一跳一跳的肉棒。

  「我去動手術弄的,是為了能夠用身體感受妳的小穴喔。」姊姊恍神地輕撫著自己的大肉棒,然後用它的大龜頭來摩擦我白皙稚嫩的清純臉蛋。

  肉棒特有的騷味竄進我的腦門,本來就發情的身體更加欲望高漲,我想也不想就將姊姊的肉棒含進嘴裡,並將我所知道的舌技通通用上。

  「啊啊!筱惠的嘴真棒!」姊姊抓著我的頭髮、扭著細腰讓肉棒在我的嘴裡抽動,而我將雙手都用上,一手按摩睪丸、一手則是套弄著肉棒。

  結果沒一回兒,姊姊在我口中射出濃稠的大量精液後,就把肉棒從小嘴中抽了出去。

  「嗚……好濃喔……」我張開嘴,想讓幾乎佔滿小嘴空間的精液流出一點在手掌上。可是姊姊卻直接親上我的嘴,把舌頭伸進來翻攪我嘴中的精液,雙臂更是緊抱住我的脖子;她的大肉棒則是抵著我那已經濕很久的小穴,磨呀磨了老半天還沒插進來。

  我知道姊姊已經發情了,於是我伸手將小穴掰開───姊姊的肉棒就這樣撐開我的淫穴、撞在子宮口上,我們倆同時流出喜悅的淚水。

  姊姊卯起勁來用力扭著腰,肉棒每一下都抽出到只剩龜頭前端還在小穴裡、每一下都重重插到子宮口;而我也扭著細腰迎合著她,同時也盡量用力夾緊淫穴。

  我嘴中的精液有些跑到姊姊的嘴裡,有些則因為激烈舌吻從嘴角跟著唾液流出,有些則被我吞進肚子裡。

  「嗯、啊嗯……啾嗯……啊啊……!嗯嗯……」淫蕩的激吻聲與抽插聲混在一起、響遍我們家的浴室,本來應該是要洗澡的我們都陷入了慾望之中。姊姊只想著猛插我的淫穴;我只想著被姊姊猛幹。

  這時姊姊將抱住我脖子的雙手移到我的奶子上、兩手都成爪狀用力搓揉著G罩杯的大奶,乳汁馬上就從乳頭噴出。而我則是把雙手移到姊姊的臀部,一手撥弄著她的菊花、另一手則把三根手指伸進她那跟我一樣,淫水氾濫的小穴開始抽插。

  「嗯啊!啊!筱、筱惠……喔、啊嗯!啊哈!」姊姊被我弄得纖腰亂扭,大肉棒每次都從不同的角度插入、揉著我奶子雙手更加用力,也就帶給我更大的快感,我玩弄姊姊菊花跟小穴的手就更加用力,形成了一種連鎖。

  「啊喔、嗯嗯!插死我了!好姊姊!好爽、好棒!嗯啊!」我一邊嬌喘、一邊手指亂挖姊姊的兩個洞,同時也縮緊小穴的肉璧。

  「要射了……!我要高潮了!射在裡面喔!像那些男人一樣射在筱惠的裡面喔!」姊姊原本就很用力扭動的纖腰扭得更加快速,每次抽插都會插翻我的陰唇,被帶出去的淫水更是用噴的。而且插到底時,我平坦的小腹還可以看到微微地突起。

  「射進來!讓我懷姊姊的小孩吧!啊啊、嗯!射進筱惠的子宮裡!」我瘋狂地扭動腰身、使力夾緊小穴,同時也不忘刺激姊姊的菊花跟小穴。

  我們姊妹倆陷入了無法自拔的情慾中,因為很熟悉對方的身體,所以更容易愛上。原本用按摩棒就已經有點快要陷下去,現在有了真正的肉棒就讓我們變成只要做愛的美麗野獸。

  「射了──────!」

  「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姊姊纖腰用力一挺,大肉棒穿過我因為興奮而敞開的子宮口,接著在裡面射出滾燙的大量精液;我也因為高潮挺起下半身,而且還潮吹、淫水從小穴與肉棒間的微小隙縫中噴出,與地板上的水灘混在一起。

  姊姊在我的子宮射了好幾分鐘,她射出的精液將子宮完全填滿、還可以射滿我淫穴,簡直就像是真的要讓我懷孕一樣。她射完之後就趴在我的身上喘息,抽出去的肉棒還是保持怒昂的勃起模樣,而姊姊的嘴角還掛著唾液。

  「嗯……呼……我終於知道搞妳的男人的感覺了呢……」姊姊一臉舒爽地笑著說道,同時她的手依然放在我的奶子上,輕輕地揉弄著;我則是因為太刺激,只能躺在地上、雙腿大開地嬌喘。

  雖然跟我一樣腿軟,但是還有力氣的姊姊開始清洗我跟她的身體,只是途中都一直在玩弄我的身體,從進來開始到洗完澡就過了兩個小時!

  後來等到我有力氣才能自己走出浴室,並把一開始亂丟的衣服整理好。這一夜之後,我跟姊姊有了不用說的共識───雖然我們在家都很開放,但至少會穿件丁字褲。可是這次我跟姊姊走出浴室後,連丁字褲都不想穿了。


  「嗯啊……啾啾嘖……啊哈……啾……」淫糜的氣息充滿了房間,我跟姊姊盤坐在雙人床上,姊姊那勇猛的肉棒插在我淫穴、只做小幅度的抽插,我坐在她的腿上、兩條玉腿盤姊姊的纖細腰身,兩副美麗的身體幾乎是完全貼在一起。

  我的身體到處都是姊姊的濃濁精液,小穴不用說,就連菊花也滿滿都是,現在還插著小隻的按摩棒,嘴裡也含著大量的精液,奶子更是被擠出一堆乳汁;姊姊身上也沾著自己射出的精液,情況跟我差不多,只差她的小穴跟屁眼都插著特大號的按摩棒。

  姊姊除了慢慢地插我之外,一隻手抓著我菊花的按摩棒慢慢抽插;另一隻手則抱著我的頭,與我進行著舌吻。我的手則是都放在姊姊的按摩棒上,配合姊姊抽插的頻率來插她的淫穴。

  「啾嘖……筱惠……嗯……我們就別去上班跟上課了……嗯……反正……啊嗯……有爸爸…啾啪……留下來的遺產……」

  「嗯嘖……啾……好呀……嗯嗯……我們就每天做愛……嘖啾………」

  得到我的答案後,姊姊開始加快抽插,而我控制她按摩棒的手也開始快速動作,最後我們一起高潮、姊姊在我的淫穴中又射了一次。



七、美女姊妹出遊──被調教的我

  「筱惠,準備好了嗎?」穿著白色有點透明的連身短裙的姊姊,打開了我房門問。

  「嗯,好了。」我彎腰提起放在床邊的行李箱後,就跟著姊姊走出我的房間。我的妝扮是將一對奶子包住、露出纖細腰身的小可愛,以及超短的緊身迷你裙,內褲當然是繫帶紫色丁字褲。

  我們在把自己的工作與學業停掉後,就開始每天不停地做愛,我的身體佈滿了從姊姊肉棒噴出來的精液,淫穴、菊花、小嘴都塞滿了她的濃稠精液。家裡到處都有我們做愛的痕跡,有時候我們還會吃春藥來助興呢。就連吃飯一邊做愛一邊吃,我的飲料就是姊姊的精液,而她的飲料則是我的乳汁。

  因為獲得許多蛋白質的滋潤,所以我的肌膚變得更好,身材也變得更加性感,臉蛋也變得更美麗;姊姊的肉棒變得比第一次做愛還要粗大,持續時間也變得更持久。

  後來我們覺得只待在家做愛有點膩,於是就決定坐姊姊的車子到南部的別墅去度假。原本我是不想帶內褲的,可是姊姊說要喜歡我穿內褲,所以我只好把自己最性感的丁字褲帶上。

  把行李箱放進姊姊的敞篷車後座,我帶著自己的包包坐到助手座、把車門關上,被拉上來的迷你裙下是若隱若現的丁字褲,然後是一雙踩著高跟涼鞋的美麗玉腿。

  「好了,我把門都鎖好了。」不久後姊姊就坐上駕駛座,跟我一樣穿著高跟涼鞋的白皙美腿也完美地呈現在有點透明的連身短裙下。

  「那就走吧。」姊姊把安全帶繫上後,就把車子開離停車位,往高速公路的方向開去。

  才剛上路沒多久,我就伸手朝姊姊的雙腿之間過去,把連身裙掀起來、找到還沒勃起的肉棒後,馬上就開始套弄讓它充血勃起。

  「嗯……才剛出門沒多久……」姊姊露出淫蕩的笑容說道,同時也抖了抖她那比當初大的巨根,現在可是整根都有粗粗的血管纏繞著呢。

  「人家淫蕩嘛。」我從包包中拿出一根小型尺寸的可調式按摩棒,撥開丁字褲後把它調到最大、插進我那隨時都是溼潤狀態的淫穴中;然後我俯身張開小嘴、伸出香舌開始舔弄姊姊的大肉棒,並且一手進行緩慢的套弄,另一隻手則用手指緩慢地抽插姊姊的淫穴。

  「啊、嗯……妳這小蕩貨,讓外面的人看看妳的騷樣吧。」姊姊把兩邊的窗戶都搖下,好讓經過的人能夠看到我們演出的激情春宮秀;而我則是乾脆跪在座椅上、並將翹臀抬高,也把我的小可愛跟姊姊的連身裙拉開,讓我們的奶子曝露在眾人的視線中,最後把自己的秀麗長髮挽起,好讓我幫姊姊口交的畫面可以看得更清楚。

  「啾嘖……妳還不是……啾……一直想在外面幹我……」我將櫻桃小嘴張到最大,好讓姊姊粗大的肉棒插到我的喉嚨,然後就保持深喉、用口腔與香舌來讓姊姊感覺像是在插穴一般。

  在家做愛的時候我就知道姊姊想在大庭廣眾之下操我,因為幾乎每天她都會把我壓在陽台上,讓我的上半身整個越過陽台,一對大奶就在空中晃呀晃,還好都沒有人經過。不然就是會把高潮完沒力的我抱到電梯前,把我壓在地上猛幹。

  「嗯……好棒……因為我想讓大家知道……筱惠有多騷呀……」姊姊空出柔嫩的右手、輕撫著我美麗的臉蛋,然後到脖子、鎖骨,最後來到就算被地心引力吸引、形狀也很完美的奶子,她開始玩弄充血挺硬的乳頭。

  「嗯哼……唔嗯……哼……啾啾……」我的呼氣聲開始變得沉重,姊姊玩弄我乳頭的快感加上淫穴裡的按摩棒讓這副性愛的肉體有了恍忽的快感。

  我看到還露在外面的肉棒根部流滿了我的唾液,沙發座椅更是被我的唾液與姊姊的淫水給打溼。我這邊的座椅也不差,按摩棒的震動讓淫穴的淫水噴得到處都是,我想之後要處理可麻煩了,雖然我跟姊姊一點都不在乎。

  車子忽然停了下來,姊姊跟我說是交警在指揮交通、大概要過個五分鐘才能繼續向前,右邊是個騎機車的男人,正瞪大雙眼看著我們所演出的春宮秀。

  「他對妳勃起了喔……」姊姊在我耳邊輕聲地說,然後右手像是對機車騎士炫耀一般、從玩弄我的乳頭變成了揉捏我的翹臀。

  他這樣勃起等一下騎車一定很不方便,我來幫他解決吧。我心裡這樣想著,於是我暫時將口中姊姊的肉棒吐出,轉身面向車子旁邊的機車騎士,這時我才發現他幾乎是以貼著的方式停在我們旁邊。

  我不顧身體幾乎全裸,直接將上半身伸出車窗,在機車騎士回神過來前就拉下他的拉鍊、讓他那勃起的肉棒彈出,小嘴一張就將只有標準程度的肉棒含進嘴裡、開始使盡渾身解數來幫他口交。

  同時我感覺到自己腳上的高跟涼鞋被姊姊脫掉,沾滿我唾液的肉棒就這樣摩擦著我沒有任何死皮的白皙腳掌。

  結果我才開始口交不到四分鐘,機車騎士的肉棒就在我嘴中射出頗濃的精液,量也滿多的。等他射完精之後,我在機車騎士面前將他的精液吞下,然後輕輕地吻了他的龜頭。這段時間內機車騎士都是呆滯的狀態,看得我輕笑了出來。

  「筱慧,要走囉。」聽見姊姊的催促,我趕緊將濕透的繫帶丁字褲解開,並迅速地掛在機車騎士的肉棒上後,姊姊就照著交通警察的指示向前開去,留下還在呆滯狀態的機車騎士。


  離開了那個紅燈後,我把淫穴的按摩棒抽出換成跳蛋、也在菊花塞入一顆跳蛋並開到中等後,就擺回之前的姿勢繼續幫姊姊做深喉口交。

  「居然把我最喜歡看妳穿的丁字褲送人……我要懲罰筱惠一整天。」在上高速公路之前,姊姊在紅燈時這麼對我說,而我只是繼續含弄著嘴裡的大肉棒,等著姊姊的下一步動作。

  只見姊姊從自己的包包拿出一罐似曾相似的白色藥膏,把它打開之後抹在手指上,然後將手指插進我那還塞著跳蛋的小穴,把藥膏抹在我的穴壁上後就抽了出去。

  下一秒我感覺被電到一般地全身顫抖,就像是被肉棒猛撞G點到高潮那樣子,我的小穴噴出了大量的淫水───我高潮了。

  我想起來了!這是我們在添加情趣的時候,姊姊買來的春藥,只要擦一點就會發揮很強的藥性,效果是不管抹在哪裡全身都會變得比平常敏感幾十倍,就算是口交也會感覺像是在插穴一樣,更別說在淫穴跟菊花裡放入跳蛋了。

  我想把跳蛋拉出來,但是全身卻因為連續的高潮而無力,只得任由跳蛋不斷地把我帶上高潮,原本奉仕著大肉棒的小嘴也只能開著讓唾液不斷流出、肉棒保持著深喉,可是光是這樣插著就能夠讓我有像是平常被插穴的快感。

  現在的我只能等到藥效退了,結束之前我都會一直被送上高潮吧。

  「到休息站之前妳就保持這個樣子吧,筱惠。」姊姊把兩邊的車窗都搖了上來,右手輕撫著我流滿淚水與唾液的臉蛋說道,同時我感覺到口腔裡的大肉棒跳了幾下。

  「嗚嗚………嗚─────」我又高潮了一次。



  「筱惠,休息站到囉。」車子停了下來,姊姊拍了拍我粉嫩的臉蛋說道。看來我在不知道第幾次高潮時失去了意識,不過我可以確信的是,春藥的藥效還在。

  「嗚……嗚………」姊姊把我扶了起來,她那粗大的肉棒亮晶晶地滿是我的唾液,而我的嘴裡並沒有精液的味道,看來姊姊一次都沒射出來,而淫穴與菊花裡的跳蛋在不知何時就停了。

  姊姊把我的座椅往後拉,然後讓我躺在上面喘息。我拿出鏡子稍微看了一下,我清純性感的臉蛋都是淚水跟唾液,上半身被乳汁與姊姊的淫水打溼,下半身則都是自己的淫水,我知道自己這樣淫亂的樣子通常都會激起人的獸性───就連姊姊也不例外。

  「姊姊可是一次都還沒射出來喔………」只見姊姊也把自己的椅子往後躺,然後把兩科跳蛋拉出去,將我的玉腿拉開、扛在肩上後,漲得紫青的巨大肉棒就直接插了進來。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因為春藥的藥效,這一插馬上就讓現在極其敏感的我到達了高潮、發出淫蕩的嬌鳴,淫穴緊緊地夾住整根肉棒。

  「那要開始囉。」姊姊宣佈道,然後就毫不留情地開始全力抽插,每一下都頂到我的子宮,每一下都會讓我高潮、潮吹,持續性的激烈快感簡直快讓我瘋了!

  只是抽插就算了,途中姊姊還開始用力地抓著我的奶子,每抓一下就有乳汁噴出,使得我跟姊姊的身體都被白色的乳汁與香汗給打溼。

  到後來我已經沒有力氣叫,只能無力地發出小聲的嬌喘、任由姊姊隨便玩弄我的肉體。

  「要射了……射進筱惠的子宮裡……!」最後用力一挺,巨大的龜頭插進子宮口、開始放出濃濁量多的精液。雖然停止了抽插,但是灼熱的精液依然為我帶來極大的快感,所以我的肉體也持續地高潮著。

  「呼……呼………」姊姊趴倒在我的肉體上喘著氣,大肉棒在我的子宮內持續射出精液,將子宮一點細縫都不留地填滿。

  當姊姊射完精後,她就把還保持堅硬的肉棒抽出我的淫穴。

  「嗯……看來得換件衣服呢,筱惠。」姊姊看了我們身上被淫水、汗水、乳汁打溼的衣服後,將放在後座的行李箱打開說:「妳想穿什麼衣服?」

  「我被妳幹到沒力了啦……」我全身無力地說道,同時我感覺到小穴不再像剛才一樣敏感,我想藥效大概退了。

  「那我來幫妳穿吧,衣服我選喔。」姊姊就這樣一邊心情不錯地哼著歌,一邊幫我們挑等一下要穿的衣服。我閉上眼皮稍作休息,讓姊姊幫我擦乾身上的淫穢、換上行李箱的衣服。

  「嗯,換好囉。」我慢慢張開眼睛,發現自己身上的衣服居然比剛才的打扮還曝露!下半身是只比繫帶丁字褲大一點的牛仔熱褲,上半身則是掛頸的白色比基尼,而且還只能遮住乳頭跟乳暈而已!

  而姊姊則是穿著露腰的小可愛,下半身是側邊用繩子連起來的短裙。

  「好啦,那我就去買午餐了。」下車前,姊姊還跟我舌吻了一段時間。...<div class='locked'><em>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a href='member.php?mod=register'>註冊</a> 或 <a href='javascript:;' onclick="lsSubmit()">登入會員</a></em></div><div></div>
頁: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