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航海王改編小說-娜美篇
頁: [1]

微風小城 發表於 2008-6-18 06:15 PM

航海王改編小說-娜美篇

"嗯........啊......娜美....妳很色啊,穴都有很多汁......流出來...味道都很鹹." 烏索普說到,

"啊.....你好壞啦,用自己長鼻子刺我的屁眼,....嗚...舌尖在頂我的陰核,你想弄死我嗎?" 娜美淫叫到,

"要不是路飛,索隆,香吉士,喬巴,羅賓,他們要到島上找食物的話,我也不用找你烏索普跟我玩吧,

正跟烏索普玩的就是我娜美,也是作者,身材都淫得美豔的我,有一刻沒在幹的話,身體都感覺會瘋.

但是為什麼妳一直在玩,妳的穴一點都鬆,緊得夾住我的鼻子,快透不了氣...." 烏索普氣喘地說,

"都不知道你這棒子發明家,自己的肉棒都這麼長啦,不只鼻子長,肉棒更長,我一直都走漏眼,等羅賓回告訴她要一起跟你玩,

把你鼻子抽出來,放你其他發明品進去刺死我,今天他們都會很晚才回來,你要代替他們的喔." 娜美說著,

"喔...喔....啊....爽.....對都刺進去,你的什麼棒子都刺進我的穴啊.....這是我的天候棒嗎?" 娜美淫叫.....

"噗支噗支.....嘿...這枝不是普通的天候棒,是特大的天候棒,比我的手臂還要粗啦,妳要吸我的肉棒,噗支噗支....

娜美妳的淫水好多啊....太緊啦,我要用它們把你穴都搞得鬆,好讓他們回來,來個大雜交...."

"啊.....啊...快一點插...一枝不夠啦,來多一枝插我的淫穴,我沒有做在性交,我混身上下皆不舒服,

做愛會覺得索然乏味,我嗜好這種變態性虐方式,我自己亦不清楚,我就是天生蕩淫的女人." 我叫著.

"娜美你小心喔,我另一枝新發明品來啊,裡面加入了衝擊貝的,只要在另一邊拍著,進了穴那一邊頭會有突發性的衝激,

會是什麼情況我不知道啦,....我是男的不可能會用自己做實驗啦,妳小心啦." 烏索普跟我說到.

"你快用它刺死我吧,誰怕誰啊,我也一直吸你肉棒,噗噗支....射點精給我吃吧."

突然有種感覺,感覺到烏索普在開動他的發明棒,心情好緊張,穴有一刻沒棒在搞,全身都麻了.

"嘩.....嗚....." 被它粗魯的挖入,傳來陣陣痛楚,讓我痛苦不堪,有點吃不消,

"痛.....它太強啦,快把我刺穿爺,我不要這枝棒啦,把它拿出來好嗎?" 我痛苦的叫著,

"嘿嘿....不能,我要妳被這棒刺得做它的性奴,沒這棒你活不了...嘿嘿." 烏索普奸笑說.

"妳放鬆心情,好好享受人生,這機會可是千載難逢,相信我的技術,它的功能,絕對讓妳回味無窮,

拍案叫絕,暫先忍耐一下,我先弄它在四周扣弄後,得寸進尺般徐徐深入,讓妳屁眼起了異樣感覺." 烏索普說到

"啊.....啊....好爽啦." 我從來未有震撼,屁眼裡面大便有被擠出的危險,感覺到這棒加勁行進深處,我卻百般扭動腰部,

不讓它為所欲為,雖然我感到痛苦不堪,但產生快樂舒暢,我決定反抗意識,不能令它兩枝越雷池一步,

"娜美....妳喜歡我的作品吧,在性虐中會讓你得到最大的樂趣,妳是天生淫胚,需要不一樣搞法才能舒服,

妳不要否認,浪穴四周濃厚陰毛,就是事實最好証據." 烏索普淫說著.

它硬的天候棒管子,已經突破我的肛門內部,我的屁眼感到痛楚,這種異樣味道,使我痛不欲生涕泗縱流,

我的淚從未因為性交流過,他看到我流淚並未喚醒他的良知,他依然老僧入定的把它插入最深處,

在他不懂憐香惜玉之道下,我的痛苦變成男人的快樂,它宛如出匣的野獸,就在屁限深處竄動起來,

屁穴和淫穴都受到無情的折騰,裡面的排洩物已經潢衝直撞,我的意識快要控制不住,雙眼都開始反白了,淫態自出,

第一次在我懂性交後,做得我無法忍受,心裡在想....有誰可以救我......

"娜美...你是我的寵物啦,你要聽話啊....嘿嘿...." 烏索普淫說著.

聽到他這樣說心開始後悔,為什麼找他幹,一直被兩枝天候棒插住,快痛得反眼的時候,

聽到有人在叫 "啊....啊...吼....你對我的小娜美做什麼啦...." 聲音來的同時,

烏索普就被人對腳踢飛當場,香吉士突然回來把烏索普踢飛,

"我的娜美公主,你沒事吧,哎呀....被這些東西弄壞身體就不好,我來幫你抽出來..."

香吉士說完就把兩枝棒都抽出來,當抽出來的時候,兩個穴都紅紅腫腫,淫穴有血水流出來,

"哎呀....我的小娜美都流血啊...烏索普你找死啦,我要把你的肉棒都踢斷,

再煮回給你自己吃,這樣傷害我的娜美..." 香吉士氣憤地說.

當香吉士要抓起烏索普時,我拉住香吉士,

"香吉士,你可以先帶我去休息一下好嗎? 等等你再用你的肉棒幹我好嗎? 我想你幹我." 我說到.

"嗯,小公主你要什麼我都給你..."香吉士邊帶抱我回房間,邊抓著我的巨乳在玩,一邊走邊揉著我的奶子,

捏我的乳頭,還用拓住一邊的乳頭用牙輕輕地磨著地咬,被他這樣玩,淫的水又開始瘋狂地流著,

我也忍不住,看到他的肉棒開始硬了起來,我一邊看著他的肉棒,邊將嘴巴在他耳邊呻吟著,

我的手都忍不住隔著他的褲子搓著他的肉棒,但無奈剛才的痛苦太利害,都要等一下,休息完再玩....<div class='locked'><em>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a href='member.php?mod=register'>註冊</a> 或 <a href='javascript:;' onclick="lsSubmit()">登入會員</a></em></div><div></div>
頁: [1]